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凤兆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四章 打击报复

第二百四十四章 打击报复

        第二百四十四章打击报复

        她一个姑娘家,出门却带着几十个护卫。

        像什么样子?

        在夏梓瑜看来,穆臻就不该出门。

        她就该养在后院,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云郡哪家的小姐像她这样,明目张胆的在外面行走……

        简直就是……就是败坏门风。

        “公子若没跟长姐混迹一处,如何得知我……‘蛇蝎心肠’?”

        “你?巧言如簧!简直和穆姑娘说的一般无二。”

        穆臻觉得和夏梓瑜说话,简直就是鸡同鸭讲,根本就说不明白。

        他认定她是坏人,害得穆欣不得不嫁给梅霆。

        无论她如何反驳,在夏梓瑜心中,都坚信她在狡辩。穆臻其实不在意夏梓瑜怎么想,他愿意把她当蛇蝎,便把她当蝎蛇,又碍不到她的事。

        可他因此拦路设伏伤人,穆臻委实不能接受。

        穆欣也够“坚强”的,事已至此,还不忘抹黑她。

        既然穆欣无情,便别怪她无义了。

        反正这辈子,她和穆欣注定上演不了姐妹情深,必定会演一出相亲相杀。

        “也不知道夏公子从何人口中听来的‘真相’。我把我知道的真相如实相告,公子若不信,可以去问云公子,梅公子……夏公子想必笃定宁九公子会偏袒我,那便去问一问云公子和梅公子吧。二位和夏公子情同手足……总不会云郡四杰中,我有本事诓骗三位吧。

        事情得从长姐来云北说起……”

        穆臻用着直白的调子,将穆欣做过的事一一列举。

        “所以,我从未有过害她之心,她却有害我之意。只是阴差阳错……

        她错误的估算了梅霆在梅家主心中的地位。

        此事若是传到梅家主耳中……夏公子请想一想,以梅家主对梅霆的在意,若是知道他此生子嗣无望……定然不会轻饶了穆家。

        所以,本来还有回旋余地的一桩亲事,最终铁板钉钉。

        夏公子不会认为,我该代长姐嫁给梅霆吧?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个道理夏公子必是清楚的。所以谁对谁错,谁蛇蝎,谁被冤枉,等问过云公子和梅公子,夏公子自然知晓。”

        虽然云霁那人数次和她为敌。

        可穆臻相信,云霁不屑说谎,只要夏梓瑜找他求证,他一定会如实相告。

        至于梅殊……

        对梅殊,穆臻心中的感觉始终有些奇怪。

        也许,她最初动心的人,是梅殊。

        只是时间不对,梅殊也未对她表露过丝毫心意。

        错的时候,自然不会遇到对的人。

        所以她和梅殊,注定只能是朋友。

        若是夏梓瑜询问,梅殊也必定一五一十相告。

        如果这样都不能让夏梓瑜相信,那穆臻也没法子了。

        被穆欣洗了脑,这辈子,夏梓瑜都只能是个糊涂虫了。

        穆臻话音落下,等来的是夏梓瑜长久的沉默。

        他不是个傻子,夏家嫡子,虽然不敢说十分精明,可也是个聪明人。

        穆臻既然敢直言让他去问梅殊和云霁。

        那么此事……穆欣言语中必定有假。

        梅殊和云霁二人,可不像宁子珩那般容易被女子迷惑。

        若是他们二人的说辞和穆臻一样,那么,只能说明,说谎的是穆欣……

        可这是夏梓瑜万万不想看到的。

        夏家嫡子,出身高贵,也终究逃不过‘情’之一字。

        偶尔穆欣,被穆欣温婉娴淑的性子打动,从而对穆欣生出爱慕之意,似乎想想也挺顺理成章的。

        只是,穆家门楣委实太低。

        再加上穆欣还是个庶出之女。

        是无论如何进不了夏家大门的。

        夏梓瑜不强求和穆欣有情人终成眷属,只希望穆欣嫁个好人家,一辈子平安康顺。

        可是,这样小小的愿望,也要落空了。

        穆欣嫁的是梅霆。

        云郡最声名狼藉之人。

        他的花心,不像宁子珩。

        宁九公子算是个有品位的花花公子,讲究个意境。绝做不出违背道义之事。

        不会做出逼良为娼,强迫她人这样腌臜之事,可是梅霆,却是这些脏污之事的个中高手。若不是梅家主庇护,他便是有九条命,也不够人杀的。

        穆欣哭着对他说。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便是穆臻。

        本事该穆臻这个嫡女先议定的。

        梅霆这门亲事,本来该着落到穆臻身上。

        可是穆臻不愿,还使计让她和梅霆共处一室……

        夏梓瑜因此恨死了穆臻。

        可是穆臻口中,却是另一套说辞。

        “你的意思是……这一切都是穆姑娘自作自受?”

        穆臻毫不迟疑的点头。

        “是,她若是故意伤了梅霆,想嫁祸于我,事情不会走到这一步。

        她以为伤了梅霆,梅家必定追究。这时候奉上我这个嫡女,自然更有诚意。

        可这种事,梅霆公子又怎么会让梅家主知道呢?是她想的太简单了,不明白万事都是过犹不及的……

        若是伤了胳膊腿,梅霆或许会向梅家主告上一状,可那种伤,梅霆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若换成夏公子,会同意换人吗?

        是不是要把伤自己之人娶回家,然后再慢慢清算?

        夏公子心疼了?

        既然心疼?既然对穆欣有情?为为何不禀明长辈,向穆家提亲?

        若是夏公子开口,穆家没有不点头的道理。

        夏公子是开不了口吧……”

        同样是云郡四杰,宁子珩却敢不管不顾,直接带她见长辈。

        而夏梓瑜,如果穆臻所料不差,他或许连向长辈开口的胆子都没有。

        只能眼睁睁看着穆家和梅家定亲,然后伤情于穆欣别嫁……

        如今又把一切推到她身上,她没做坏事,却无端惹上一身腥。

        夏梓瑜迁怒她,她也绝不会让夏梓瑜好过。

        她不害人,却绝不会坐视别人害她。

        果然,夏梓瑜脸色阴沉,一幅山雨欲来之势。

        因为穆臻猜的丁点不差。

        夏梓瑜知道轻重,知道自己若是开了口,非但家中长辈不会应允,反而会想尽办法抹黑穆欣。

        因为知道,所以他不敢开口。

        只能眼睁睁看着喜欢的姑娘定下亲事。

        “闭嘴。”

        “我为何闭嘴,嘴长在我身上,我想说便说……

        和宁九比起来,夏公子委实欠了几分气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