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叶风白薇薇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一千九百三十五章 袖中剑

第一千九百三十五章 袖中剑

        虽然嘴上这般询问,但龙贾的眼睛,却已经从人群之中,轻松捕捉到了叶风的身影。

        一眼,就几乎看透叶风的虚实,发现此人的实力,不过尔尔,甚至连一名身经百战的魏武卒都不如,让自己前来对付这种弱者,可真是杀鸡用牛刀了!

        不过,龙贾心里也清楚,自己此行真正的目的,可不是对付眼前这个年轻人,而是从他手里,夺回国宝九州鼎——这才是重中之重!

        在魏国境内,发现的宝物,岂能让一外人给带走!?

        如果这个外人,是一强者,倒也罢了——毕竟强者都能够纵横一方,拦不住也是情有可原。

        但要带走九州鼎之人,竟然是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小子,如果让他得手,岂不是贻笑大方!?

        龙贾身为魏国的将领,不仅要守护国境安宁,更要防止国宝流失!

        今天,谁都别想踏出魏国半步!

        “叶战神!?”秦让等人,均被龙贾的气势所迫,变得不知所措。

        眼看着就能离开了,结果半路上又杀出来个龙贾,打乱了这一切。

        这让众人又惊讶,又恐惧。

        毕竟,这是他们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真正面对七国的正式编队,那可都是上阵杀敌的虎狼之师啊!随便来一下,都足够将他们撕得粉碎,又怎能不惧?

        现在,他们唯一的希望,也就是叶风了。可是眼前这局面,只怕叶风一人,也是独木难支。

        ——呼啦!

        转瞬间,上千名魏武卒,也已经全部到位,并将大秦号飞船,团团围住。

        纵然聂政挟持了朱亥,可以呵退信陵君的人,可是面对忠于魏国和龙贾带来的魏武卒,别说挟持一个朱亥了,就算是挟持信陵君,也休想撼动他们分毫。

        “你们先上飞船!”叶风对秦让等人说道,“他们要的,是我手中的宝鼎,与你们无关!”

        “叶战神!?”秦让等人犹豫不决,这个时候躲进飞船,显得也太胆小怕事了。

        当初说好,要与叶战神共进退,结果到了这关键时刻,却要当缩头乌龟!?

        “快!”叶风催促众人先上船。

        至少在魏武卒,还未发动攻势之前,他们还有登船的机会,不然真要开打,他们恐怕连动的时间都没有了。

        叶风准备,先独自留下,牵制住众人,然后再找机会,登上飞船,一走了之。

        当然,这个想法看似简单,但要实际操作起来,却是困难重重。

        “好!”秦让等人,也明白了叶风的用意,不再废话,转身开始登陆飞船。

        魏武卒见状,出声呵斥:“所有人都不许动!动者,格杀勿论!”

        闻言,秦让等人,就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一般,吓得不敢再动,僵持在了原地。

        到底是继续登船,还是留在原地!?

        “快——登舰!”叶风又大喝一声。

        紧接着,叶风一边催促秦让等人登上大秦号,一边高举九州鼎,大声说道:“九州鼎在此,不要牵连无辜之人!”

        九州鼎一出,顿时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而秦让等人,也趁机继续溜上飞船,躲了起来。魏武卒也没再阻拦。

        “放我的人走,此鼎就给你们了!”叶风继续大声说道。

        “可以!”龙贾也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轻易就交鼎了,“算你聪明!”

        看来是被自己以及魏武卒给吓住了,不得不乖乖照办。

        而龙贾接到的命令,就是来取鼎,并非杀人灭口,如果叶风等人配合的话,自然可以放他们离开。当然,如遇抵抗,他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但见叶风如此配合,龙贾自然不会多造杀戮,可以行个方便,放他们离去。

        “拿来!”龙贾站在原地没有动,而是示意叶风,主动将鼎交上来,免得这其中有诈。

        “还有——”接着,叶风看了一眼聂政,又提出一个条件,“放过这里所有人,包括聂政!”

        叶风不想因为自己,而连累任何无辜的人,这其中自然也包括替自己拼命断后的聂政。

        如果没有聂政,及时出手,现在九州鼎,恐怕早就被朱亥一伙人给夺去了。

        既然交鼎,那么叶风就得确保被此鼎牵连到的所有人,都能够脱身安全。

        “休想!”仍被挟持的朱亥闻言,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别的人可以放过,但这个姓聂的,决不能轻易放了他!敢与信陵君为敌,他必须得死!”

        朱亥十分愤怒,毕竟如果没有聂政搅局的话,现在自己都可以带着九州鼎回去复命去了,结果这大大的功劳,却让后来的龙贾给白捡了!

        而这一切,都是拜聂政所赐,朱亥又怎会轻易放他!?

        别人都可以放走,这个聂政,至少得交给他,带回去向信陵君复命。

        不然,鼎拿不到,连个人都抓捕回来,回去也无法复命。

        “可以!”然而,龙贾根本就不管朱亥怎样,他依然坚持自己的立场,不为他人所动。“我只要拿到九州鼎,回去复命,不会动这里的任何人,也不插手你们的恩怨!”

        这话言外之意就是,我只管拿鼎走人,你们接下来爱怎么打就怎么打去吧,绝不插手干涉。

        朱亥闻言,一下子傻眼了,心想你先把我救下来啊!

        不然你拿鼎走人,这群人没了鼎,在那我泄愤,甚至当场杀掉,如何是好?

        龙贾的一句话,令朱亥沉入无底深渊一般,这已经不是他能否活捉聂政回去复命,而是他自己能否活着回去了。

        “姓龙的!我可是信陵君的门客!”朱亥大声喊道,“你先让他们把我给放了啊!”

        但,龙贾根本没有正眼瞧他,淡淡地道:“我奉命来此取鼎,并没有接到命令,要救什么人。”

        “……”朱亥一怔,随即大怒,“岂有此理!姓龙的,你见死不救啊!我要有个三长两短,信陵君也不会放过你的!”

        “你有个三长两短,又不是我动的手,信陵君又怎会怪我!?”龙贾感到好笑。

        当然,倒不是龙贾真见死不救,二人也并无仇怨,之所以如此,也是考虑到,信陵君派人来取鼎,是先自己一步到的,如果救下这伙人,事后他们倒打一耙,再趁机讨要九州鼎,事情闹大后,甚至很有可能分走自己取鼎一半的功劳。

        因此,龙贾干脆不救这些人,如果能够借刀杀人,那就再好不过了。

        能够独占迎回九州鼎的大功,龙贾又怎能给自己找麻烦,救下这群贪功之人?

        就算最终,信陵君真问责起来,人又不是自己杀的,信陵君也不会因为一个小小的门客,而跟龙贾这种将领翻脸,只能怪自己属下,办事不力,被别人抢了先。

        见状,朱亥也明白了龙贾的险恶用心,大骂对方的背信弃义,见死不救。如果能够活着回去,一定要让信陵君,主持公道!

        他这么一嚷嚷,龙贾就更不能让他们活着回去了,心中已经有了杀意,甚至计划半路伏击这伙人。

        一时间,现场有人主动求救,无人回应;但也有人,对他人伸出的援手,嗤之以鼻。

        聂政见状,不由得冷笑一声:“为什么要救我!?”

        聂政一路上,暗中护送叶风,是因为自己当初打赌输了,为了履行自己的承诺。

        至此虽然无法画下一个圆满的句号,但聂政与叶风的恩怨,就此了结,再无瓜葛。

        但,叶风却出言求情,如果因此救下聂政的话,反而让聂政,又欠了叶风一个救命的人情。

        对于刺客来说,最难还的就是人情债。多少人,为了一个人情,不惜去刺杀更厉害的目标,从而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因此,刺客都需要冷酷无情。决不能掺杂任何的世俗情感,受人恩惠更是要杜绝的。

        今日,叶风救了聂政,他日若是让聂政,帮他去刺杀龙贾,或是去盗回九州鼎,聂政是去还是不去?

        去,肯定是九死一生;而不去的话,又无法还这个人情债!

        因此今日,聂政才对叶风的援手,嗤之以鼻,根本就不领情。

        当然,聂政的怀疑,根本就是多余的,叶风并非别有用心,刚才一番话,纯粹的无心之举,自然也无需解释什么。

        就算两人之前,大打出手,但是聂政为了一诺,为自己断后,如今身陷重围,叶风自然不能见死不救。

        叶风最为敬重的,就是一诺千金之人!

        更何况,这一路上,都是聂政帮的自己,不然自己也不会顺利抵达这里。

        在这种生死关头,叶风又岂能弃命悬一线的聂政置之不顾?

        能够一句话,顺手救下的人,叶风自然不会吝啬。

        “呵呵……”随即,聂政冷冷一笑,而后闪电般出手,“我还不需要你来怜悯!”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