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悟性逆天:我在武当创长生仙法在线阅读 - 第20章:判官来袭!

第20章:判官来袭!

        望气之术,能预测到短期内的吉凶,却无法准确时间。

        顾清风并不着急。

        长生道法自然功虽然还停留在第三层,可手中捏着五岳真形符,五雷道法,奇门之法。

        每一种都是仙门法术。

        甚至,他都有些期待青面判官上门,试试自己推演的八卦阵局。

        “以武道宗师来当试验品,是否有些太过奢侈了?”

        要知道,偌大的荆州,也仅仅只有三位武道宗师境的强者而已。

        顾清风平常心,不为所动,依旧潜心修行。

        长生道法自然功每时每刻都在运转,下宫丹田中的灵液缓慢的增长着。

        朝食日精,夜吞月华,双目之中有神光凝聚,望气之术也在增强,眼中能看到的“气”越来越清晰。

        除此之外,他剩余的时间都在诵读道书经典,推演四象五行八卦阵局。

        三个月时间,转眼便逝。

        顾清风这边平静而又充实。

        可武当在这三个月,却是忙的焦头烂额。

        先前在藏经阁出现的“神秘宗师”,这三个月他们都在寻找,却仍旧是连一点线索都没有。

        那位“神秘宗师”,连带着光明左使陈庆,就像是人间蒸发一般,仿佛从来没出现过。

        最终,玄灵和各殿殿主只能归结为是江湖上某一位先辈恰巧路过,拔刀相助了。

        这是最合理的解释。

        毕竟作为武当掌权者,他们对于武当内的情况再熟悉不过了。

        除了掌门玄灵之外,武当便再无武道宗师境的强者了。

        否则,武当也不会被列为第二梯队的门派。

        不但如此,“神秘宗师”没有找到线索,光明教六护法青面判官,也失去了踪迹。

        一位武道宗师境想要躲,找他便如大海捞针一般。

        就连荆州郡守也无可奈何。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他自己跳出来。

        ……

        时值五月,黄昏降临,阴云笼罩着繁华的荆州城,绵绵细雨落下。

        街道两边的商贩开始忙碌的收摊,延绵起伏的朱楼披上了一层水雾,整座城池都变得朦朦胧胧。

        城西,天牢之中。

        一名身着囚服,看起来平平无奇的中年人面壁而立,透过那小小的窗口,眺望天穹。

        “我说兄弟,你每天都看什么呢?”

        隔壁牢房中,一个身形魁梧,留着络腮胡,脸上有一条狰狞伤疤的汉子叼着稻草,讥笑道:“关入天牢的,那都是死囚犯,你不会还想着有朝一日能恢复自由身吧。”

        平平无奇的中年人没有理会他,目光深邃。

        不知道过了多久。

        只见朦朦胧胧的雾气之中,飞出一只三爪乌鸦,落在了窗前。

        乌鸦上下打量了一眼中年人,开始自顾自的梳理起身上的羽毛。

        见到这只乌鸦,中年人脸上浮现一抹笑容。

        “三个月,终于来了啊,真够久的。”

        隔壁壮汉听到他的自语,上下打量了一眼,像是看傻子一样:“疯了?”

        中年人转过身来,平静的看着他,淡淡开口:“若给你一个机会,从这里出去,你会做什么?”

        壮汉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黄牙,戾气十足:“嘿嘿,当然是他妈杀人,豪赌,睡女人了!”

        中年人翻掌不知道从何处掏出一张青色鬼面,戴在了脸上。

        整个人的气势徒然一变。

        “那就,如你所愿!”

        夜幕渐渐降临。

        乌云越压越低,仿佛再难承受天威,只听一声巨响,跟着便听到雨点打在屋檐上,地上的声音,越来越快,越来越大。

        天牢外。

        一身甲胄的将领江源皱眉望着天穹,眉宇间满是忧虑之色。

        “头,不要总是心事重重的,您这明年不就可以参加武科举了吗?还有什么不高兴的?”

        江源出身将门世家,从小便接触武道,如今年纪轻轻,便已经是神意境武者,来年参加武科举,大概率会榜上有名,光耀门楣。

        江源收回目光,摇头道:“我总觉得,要出事儿。”

        身边几个弟兄嬉笑道:“头,这里可是天牢,重兵把守,难道还有人敢越狱不成?”

        荆州城的城卫司,就在三个街道之外镇守。

        可以说这里是荆州城内最安全的地方,甚至都比郡守府安全。

        “可能是我多想了。”

        江源摇了摇头,驱散了脑中杂念。

        轰隆!

        可就在他刚刚准备抬步换班之时,一道轰鸣声骤然响起。

        “打雷了?”

        这声音之大,让几个守卫都是吓了一跳,下意识抬头看向天穹。

        唯有江源面色骤变,扭头看向天牢内部。

        “不,不是打雷……快躲……”

        轰隆隆……

        他的话音还未落下,天牢大门骤然炸开,那需要四个武者才能推动的巨大牢门,被轰成了无数碎片。

        噗嗤!

        那些木刺宛若一道道离剑之矢,转瞬间就贯穿了数名守卫的身体,带走了他们的生命。

        江源的脸颊被划破,瞪大眼睛。

        烟尘之中。

        数十道身影急速奔掠而来,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血迹,手中还提着狱卒的尸体,死状极惨。

        这些人,都是被关押在天牢中的凶恶之徒。

        “怎么可能……”

        这些凶恶之徒,怎么能同时冲出天牢?

        就在他惊愕之时,眼瞳骤然一缩。

        只见在这群凶恶之徒背后,一道身影从天牢之中踏出,他穿着破旧的囚衣,披头散发。

        但脸上,却带着一张狰狞的青鬼面具。

        天穹上雷霆闪过,将这张面具照亮,如同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般。

        “青面……判官……”

        一名守卫颤声道,跟着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青面判官,不是在郡守和江湖各派的追杀下,逃走了吗?

        怎么会……出现在天牢中?!

        他们这三个月进出天牢无数次,竟然都没有发现!

        “杀!”

        冲出天牢的凶恶之徒狠厉的冲杀而来,向着那些镇守此地的守卫发起攻势。

        一名壮汉狞笑着冲向江源。

        但下一刻,一股恐怖的劲风将他扇飞,重重的砸在了远处的墙上。

        青面判官抬步,平静的走来。

        恐怖的威势一点点落在江源的身上,让他全身的甲胄都在剧烈颤抖,仿佛无法承受,要崩裂一般。

        江源更是全身冰冷,连血液都要被冻结了,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脸色煞白。

        “留你一命,去通知你们的郡守大人,来处理烂摊子吧。”

        青面判官脸上的鬼面仿佛露出了一抹笑容,狰狞无比。

        这些穷凶极恶之徒,估计够荆州郡府喝一壶的了。

        他纵身一跃,跳起数丈高,站在天牢楼顶,遥望武当方向。

        “时候到了,也该走一趟了。”

        说罢,他几个闪掠间,便消失在了雨幕之中。

        江源死死地盯着青面判官消失的方向,嘴唇发情,心中满是挫败感。

        “这,就是武道宗师吗?”

        仅仅一个眼神,就被对方击溃了,生不起丝毫战意。

        本以为自己能在武科举中上榜,已经算得上是武道天才了,可现在……在武道宗师面前,当真是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