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在古代养儿防老在线阅读 - 第六章 回门

第六章 回门

        今天是二月初十。

        是苏蓉儿回门的日子。

        张彦祖也想办法抽出了一天时间,陪着她一起回趟娘家。

        两人一大早就出了门。

        提前购买了大量礼品。

        几乎装满了一辆独轮车。

        青岚村距张家村有二十多里远,且大半是山路,至少要走两三个小时才能到,还得一路推着车,总之颇为辛苦。

        好在最近这阵子张彦祖习惯了去县城往返送货,体力锻炼了出来,况且走一段、歇一会,还有妻子苏蓉儿帮忙拉车,勉强可以吃得消。

        路上两人也聊了些话题,了解到了苏蓉儿娘家的情况。

        青岚村属于一个山村,较为闭塞,开垦出的田地不多,而青岚村的附近,有座储量巨大的铁矿山,品位也相当的高,故而村里的村民,一部分以挖矿为业,一部分以打铁为业。

        苏蓉儿的父亲苏老生,就开了个铁匠铺,打制各种铁制品,这工作虽然非常辛苦,但因为手艺高超,收入还算不错,反正比种地强了不少。

        苏蓉儿的三个哥哥,自然也跟着从事打铁的工作,把打铁的手艺传承下去。

        张彦祖顿时对青岚村产生了很大兴趣。

        从妻子的介绍看,这个青岚村,很像一个古代的传统工业小村,旁边还有高品位的铁矿,储量巨大,又以钢铁的重要性,这个青岚村,未来很有希望发展成一个大型的工业重镇啊。

        只要能把炼铁技术不断提高,未来的青岚村,就是工业革命爆发的起点了。

        潜力。

        从这个小小的青岚村上面,张彦祖看到了巨大的发展潜力。

        ……

        临近正午时分。

        青岚村,终于到了。

        但这村子给张彦祖的第一印象,并不是青山绿水、树木成荫,而是该村方圆数里都看不到几棵树,全被砍光了。

        空气里带着淡淡的刺鼻味道。

        河水污浊不能饮用,也不能在内洗衣服,要去很远的地方取水。

        自然环境被破坏的有些严重。

        也难怪苏蓉儿刚才会说,虽然村子较为富裕,但年轻女人都想嫁出去,不愿嫁给本村的男人,这就是工业带来的负面因素,哪怕只是最传统的工业。

        进入村中。

        一栋两进带院子的砖木房前。

        “女儿,我的心肝儿,总算是回来了,你不在的这些时日,娘这心里空落落的,总是忍不住想起你。”母亲苏陈氏,一把抱住女儿苏蓉儿,泪如雨下,十分激动。

        “娘,女儿不孝,不能在您身边伺候。”苏蓉儿也扑到母亲怀中,哭成一个泪人。

        张彦祖在一旁安慰了几句,但没什么效果。

        直到一位肌肉虬结、体格魁梧,胡须如同钢针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呵斥了一句:“哭哭啼啼的成何体统,还不快招呼姑爷进屋?”

        “小婿拜见岳父大人。”

        张彦祖当即朝他拱手一拜,知道这位是自己的岳父苏老生。

        “不必多礼,我等粗人不兴这个。”

        苏老生虎目在他身上打量了两眼,微微摇头:“人还不错,就是身子骨单薄了些,跟我进屋吧,陪我喝两杯。”

        “是。”

        张彦祖点头,跟着进了大厅。

        又过了没一会。

        三位体格也都非常雄壮的年轻壮汉,一同进了屋,他们见到坐在贵客位上的张彦祖,便纷纷热情的打起了招呼。

        “哟,这不是妹夫么?”

        “妹夫,上次都没能跟你喝几杯,这次定要好好喝个痛快。”

        “妹夫,我妹妹在你哪过的还好吧?她是被我们宠到大的,若是在你这里受了委屈,呵呵,后果会很严重。”

        这三人就是苏蓉儿的哥哥,也都是自己的大舅哥。

        虽然他们脸上十分热情,但你勒脖子,他按肩膀的,砂锅大的拳头再锤过来,力度貌似很轻,但张彦祖感觉自己小半条命都快没了,只得苦笑道:“几位大舅哥,有你们在,蓉儿只有欺负我的份,我哪敢让她受委屈啊?不信你们去问问她,如果问出我有不好的地方,随你们处置,行不行?”

        “呵呵,谅你也没那个胆量。”

        “吃酒吃酒,好好陪我们喝几杯。”

        “妹夫,这坛杏花酒就归你了,你得好好表现,让我们满意才行。”

        苏龙、苏虎、苏勇相继道,显然是打定了主意,要在酒桌上好好考验下这位妹夫。

        这一幕完全看在眼里的苏老生,并没有开口呵斥三个儿子,俨然也有考验一番的想法。

        不过这也非常正常,虽说张彦祖是苏蓉儿的夫君,但他目前只得到了苏蓉儿的认可,还没有改变三位舅哥跟岳丈大人对自己的看法,而之前的张彦祖,很像个败家子小白脸的人设,没任何值得一说的本事,之所以同意苏蓉儿嫁给他,是因为他们娘家这边可以托底,实在不行可以把苏蓉儿接回娘家,准备了一条退路。

        并不代表他们几个,已经完全接受认可了张彦祖。

        “行,没问题,今天我舍命陪三位舅哥,陪岳父大人好好喝几杯。”

        张彦祖道,不过是喝酒而已,以古代酒的度数,喝个一坛完全不在话下,哪怕最后喝醉了,也得拿出豪爽不惧的态度。

        “好,这才像个男人。”

        “我们先喝一碗。”

        “菜也吃些,别光顾着喝酒。”

        酒桌上的氛围,顿时越发的热烈。

        ……

        另一边。

        后宅。

        苏蓉儿把那辆装满礼品的独轮车,在母亲苏陈氏的帮助下,先把车推到后院,然后解开绳子,把礼物一一拿了下来。

        这时三位嫂子走了过来,看到忙碌的苏蓉儿,没有搭把手帮忙,反倒议论了起来。

        大嫂道:“妹妹,你今天回门,你夫君让你带了什么礼物回来啊,这一大堆的东西,不会都是些不值钱的吧?”

        二嫂笑道:“大嫂你别说了,满满一车的东西,就算都不值钱,那也是很好的心意了,总比空手来好多了。”

        手里抱着小孩的三嫂道:“没错,我希望能是米、面、鸡蛋这类的东西,哪怕不值钱,但够我们家吃一阵子了,如果是花生、红枣这些,那还是算了,当不得饭吃。”

        听到从三位嫂子嘴里蹦出的这些阴阳怪气的话语。

        平时就跟她们不太对付,但总能占据上风的苏蓉儿,当即微微一笑,然后打开一个个的包裹,将里面的东西呈现在她们面前,并一一介绍:

        “上等的蜀绣丝绸两匹,可以给爹爹娘亲,各做两三身的丝绸衣服。”

        “徐记精品腌猪腿两个,都是猪后腿,一个就有十五斤。”

        “咸鱼干四条,每条都不少于两斤。”

        “极品雪盐十斤,雪盐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县里的福云记卖五百文一斤。”

        “二十年份的野山参两根,专门去永康大药房买的,可以给爹娘补补身体。”

        “还有饴糖两斤、果脯三斤、糕点三斤……这些零嘴孩子们应当喜欢。”

        苏蓉儿一连介绍了十几样,但车上的礼品还没取完,还剩七八个包裹,但只要打开一看,必定是价格不低的物品。

        总的价值远远超过十两,甚至接近了十五两。

        三个嫂子都听傻了,脸上火辣辣的,不知该说什么。

        苏陈氏吓了一跳,忙道:“不能要不能要,全拿回去,买这么多贵重东西干什么?你夫家对你再好,也不可如此糟蹋钱财啊。”

        “娘,没事的,我夫君如今在做生意,这些礼品虽然贵重,但他有时三五日就赚回来了,我夫君他不差这点钱。”

        苏蓉儿一脸骄傲的道,其实她故意说的保守了些,赚十几两银子,根本不需要三五日,只要一天就够了。

        听到这话。

        苏陈氏十分惊讶,产生了不小的好奇,什么生意能这么赚钱?

        三位嫂子的脸色则干脆就变了,羞恼不爽全部消散,脸上都挂上极其灿烂的笑容,纷纷开始巴结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