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被骗缅北,在魔窟逃亡的那些年在线阅读 - 第457章 殇!

第457章 殇!

        黛汐老狗发的信息,全是不堪入耳的脏话,和很多凌辱其他女人的视频。

        因为昨晚有几个女奴隶进去陪他们睡觉了,所以没能及时救出来,现在就成了他们的出气筒,和发泄无能的工具!

        【孙子,接视频!不然我就开剁了!】

        黛汐见我久久不回信息,又继续发视频通话。

        我脱下民兵营的制服,走到墙角边坐下,然后关了灯,接通视频。

        “你妈的,你行啊!敢带雇佣兵过来抢人了!我现在就让你看看她们怎么死!”

        黛汐一边骂,一边抽打被吊起来的几个女奴隶。

        其中一个人就是海霞。

        她们赤身裸体地吊在半空中,身上都是皮鞭印痕。

        黛汐拿着刑具,指着这几个女人大吼道:“说,你们谁是那边的线人?”

        没人敢说话,只是哭。

        就这个姿势,光看着都痛,更别说一个弱女子能经得起这样的拷打和逼问了。

        “妈的,你也别得意!那个贱女人我抓回来了,马上就给你表演下节目!”

        黛汐问不出一个所以然来,突然画风一转,就拿着手机去旁边的角落了。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形容此刻的心情,只能默默地看着手机视频,想知道一个答案。

        摄像头一转,突然对在君君的脸上!

        苍白的脸,全是惊恐和泪痕。

        她怎么又被抓住了,难道瘦猴他们……

        我心里一紧,扭头看向旁边的扳手他们,示意他们打个电话回去问下那边的情况。

        因为昨夜在营救,白天一直又在奔袭,所以大家的手机都是关机状态。

        “你他妈的别给我装清纯男友了,你就是那边的线人!狗日的,还想玩我!现在我就玩死你的女人!哈哈哈!”

        黛汐老畜生猥琐地笑着,命令狗腿子拿来新挖的数条眼镜蛇,全都扔在君君身上。

        “啊啊啊”

        君君吓得失声尖叫,哭着大喊道:“平安,救我!求求你救我!我想回家!我想我妈妈,呜呜!”

        我无力地喊道:“君君……”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被抓回去了,而其他人并没看到出现。

        黛汐狠狠地抽了她一巴掌,“贱女人,敢出卖我!现在就弄死你!”

        君君用家乡话痛苦地大叫着,“平安,我想回家……”

        “上蛇!”

        黛汐一声令下,3个拿着眼镜蛇的狗腿子,分别从3个“洞口”把蛇头塞进去。

        君君手脚被锁住了,蛇头被强行塞进喉咙时,她已惊吓到发不出任何声音,只是瞪大眼睛紧紧地盯着视频画面,身体在不停地打着冷战。

        “……君君!”我无能又愤怒地站起身,差点把手机捏碎。

        黛汐在一旁狂笑道:“狗日的你看仔细了,哈哈哈!这就是做线人的下场!”

        君君表情痛苦地扭着身体,张大嘴,用力地瞪着手机屏幕,全是不舍与恐惧,还有对生的渴望!

        可是,上天不给她一丝生还下去的希望。

        3条一米长的蛇全部钻进去后,她身子一颤,就彻底没了呼吸。

        临死前,眼睛瞪得大大的,都快凸出来了。

        而且还流下了血泪!

        前后不过三四分钟的时间,她就永远离我而去了。

        我瞬间泪崩,咬牙切齿地怒吼道:“黛汐!我一定要杀你全家!!杀你家族三代人陪葬!!!”

        “狗日的,我等你来果敢报仇,你别挂视频啊!我再去炖个龙凤汤给你喝,哈哈哈……”

        不等他说完,我就把手机扔在地上给砸烂了。

        眼泪,哗啦啦地往下流。

        这是我逃离妙瓦的园区后,第一次伤心的落泪。

        我以为,我以后都不会再哭了,没想到老天还是不肯放过我,非要让我面对这残酷的一切……

        “皱钧!我回去后就要打断你的腿!谁他妈的要你来果敢赎人的!

        卧槽泥马,曹露!我要杀了你整个家族给君君陪葬!我他妈的一定要杀死你们,我一定要杀死你们……”

        我无助地蹲在地上,扯着头发号啕大哭道。

        除了无能狂怒,一点办法都没有。

        明明已经把人救出来了,为什么她又被抓回去了,为什么?

        扳手走过来坐在地上:“平安,你冷静点……”

        “君君死了,她死了!她才25岁啊!她刚才死得那么恐怖!她一定恨我害死了她!我对不起她!我没法回国面对她的父母!哥,我真的没办法冷静,我没办法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抱住扳手,心痛到无法呼吸。

        她本可以活下去,假如不是我们出现的话,就不会加速她的死亡。

        她是那么的想活下去,想活着回湖南,回家孝敬她的父母……

        “唉!”

        西装暴徒他们见我情绪崩溃,只能叹着气在旁边抽烟。

        李建国被君君的事刺激后又要暴走了,手中的刀一直在抖。

        八一弱弱地走到我身边坐下,“哥,你别伤心了,你要是气坏了,我们怎么给她报仇?我这个人嘴笨,不会说好话,可是我知道活下去才能报仇雪恨!”

        铁柱不敢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我,眼里有泪光,也有坚定。

        阿布只是握紧手中的步枪不说话,脸上的刀疤却越发的扭曲。

        螺丝刀叹了口气,低声道:“平安,哭过发泄过之后,就该把心事藏起来了。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去做。老言刚才打电话来了,说他们都已安全回到了小勐拉。只是……”

        我抹了抹眼泪,抬起头,“只是什么?”

        “不白叔他们先走的,路上没有遇到兵匪。瘦猴是最后开车走的,在半路上被一支小分队攻击了,车门被打烂掉后君君直接被甩了出去。平安,你不要怪瘦猴,当时车上那么多人,加之又在逃命,根本没办法去救人,等他发现时已经来不及了……”

        螺丝刀哑着嗓子,把手机递给我。

        屏幕上显示的通话人名是言云,实际上他们现在都在一起。

        “大侄子,你安全了吗?你手机怎么打不通?”蒋不白焦急的声音响起。

        我哑着嗓子道:“叔,我安全,你别担心。手机丢了,明天买新的再打给你。”

        瘦猴听到我的声音后,哭着大喊道:“蒋哥,对不起!我没用,没把你同学带回来……”

        我泪流满面,“瘦猴,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我不怪你!只怪我没用,我不能带她回家,还害死了她!我恨苍天不开眼!恨这个世界恶魔横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