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抄家后,我诗仙的身份曝光了在线阅读 - 第510章 杨贵妃

第510章 杨贵妃

        一会儿,杨玉环换装回来,头插金步摇,耳戴明月珰,颀长而丰满的身材,让她透着一股在她这个年纪不该有的韵味。

        高太后笑着招呼杨玉环:“来,玉环,上来!”

        杨玉环微微躬身,继而从高台旁边的小台阶上去,恭贺高太后大寿。

        又从一张食案上面,倒了杯酒:“玉环恭祝宣仁太后千秋万年。”

        “好好好,别光敬我,也敬陛下一杯。”

        “是。”

        杨玉环又倒了一杯,缓缓走到萧瑟面前:“臣女敬陛下。”

        萧瑟微笑点头,随即喝了一杯。

        高太后目光淡淡的看向萧瑟:“皇帝,我听说你夜里都不去嫔妃那儿留宿,这可不行啊。你政务虽忙,但皇族开枝散叶的使命更大。”

        现在皇家除了萧瑟,她这一辈也就剩下一个隐太子一个男的了。

        不过隐太子已经被囚禁,萧瑟承担了所有的压力,硬着头皮道:“是,母后,儿子以后会注意的。”

        杨玉环敬完萧瑟,高太后又让洪公公搬了一张绣墩过来,挨着萧瑟而坐。

        萧瑟顿时如临大敌。

        杜蘅坐在台下,看着心中暗暗好笑。

        “欸,听说了吗?”庄子厚拿胳膊轻轻碰了碰杜蘅的肩头。

        “听说什么?”

        庄子厚压低嗓音,凑到杜蘅耳边:“听说高太后又准备给陛下后宫送人了,这次大概就是杨玉环这个人选。”

        “看出来了。”

        “杨玉环要是被封个什么妃位,越国公府的权势可就越大了。”

        “越国公府?”

        杜蘅愣了一下,猛然想起,越国公也姓杨,问道:“莫非是越国公之女?”

        “你以前在京城待过那么长一段时间,你竟不知吗?”

        “我又不关心这些事。”

        前身那个杜蘅,只爱舞刀弄枪,而且当时一心都系在封若颜身上,对京城那些达官贵人家有什么小姐,他都不感兴趣。

        何况,古代贵族的未婚女子,也很少会跟男人厮混,杜蘅不是主动打听的人,第一次见到杨玉环,也是第一次知道杨玉环是越国公之女。

        可是不对啊!

        杜蘅忽然想起,历史上杨贵妃的生父叫杨玄琰,被封为齐国公,而现在这位越国公,姓杨名朔。

        难道这位杨玉环不是前世历史上的杨贵妃?

        凑巧同名同姓?

        又或者是这个时空的历史发生裂变造成的。

        由于杜蘅没有见过历史上真实的杨贵妃长这么样,也就无从得知真相,只不过两个时空,杨玉环的时间线好像相差无几。

        坐在前首的越国公杨朔,看到女儿正在陪着皇帝,满面春风的捋着胡须。

        身边几个大臣,都忙着给他敬酒,低声的先对他道喜。

        杨朔眉开眼笑,喜滋滋的端起酒杯。

        ……

        寿宴伴随高太后赐给百官《女范》,而到达了尾声。

        杜蘅回到家中。

        屁股还没坐下,七棱就小跑了过来:“公子,你回来了。”

        “嗯。”

        “那走吧。”七棱过来拉着杜蘅。

        杜蘅茫然:“上哪儿去?”

        “你忘了,之前你答应过我们的,只要印完了高太后交代的书册,就带我和小姐逛京城去。”

        “哦,好,你家小姐呢?”

        “在院子里呢,我去叫她。”七棱又像一只快乐的燕子似的,张开双手飞快的跑向了东跨院。

        杜蘅无奈的摇了摇头。

        一会儿,就见七棱拉着冯青栀过来。

        “我去换身衣服。”

        “欸,子芳,”冯青栀叫住了他,“你今天去参加高太后的寿宴了,喝了很多酒,今天要不别去逛街,改日吧。”

        杜蘅吓了一跳,这么客气?

        七棱撅着小嘴,小声道:“今天不去,我怕杜公子以后可就忘了。”

        冯青栀轻轻斥责:“好了七棱,逛街也不是那么重要。”

        杜蘅温和的笑了笑:“既然我答应了你们,那这个街是一定要逛的。”

        七棱欢呼雀跃。

        冯青栀则是担心杜蘅的身体。

        ……

        夏日的京城,阳光普照。

        七棱像是在笼子里关久了的鸟儿,来到了广阔的大自然似的,在繁华的街道四处乱蹿。

        一会儿,手里多了很多的小东西。

        纸风车、糖画、团扇、茯苓糕、胭脂、点翠钗……杜蘅和冯青栀则像一对家长,笑盈盈的看着前面蹦蹦跳跳的七棱。

        “倒是看不出来,七棱这么活泼。”

        冯青栀嫣然笑着:“都是你把她给惯坏了,自从来到金陵,越来越没有个丫鬟样了。”

        “是你的丫鬟,怎么是我把她给惯坏了?”

        “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在我冯家她可是规规矩矩的,到了你杜侍郎府上,她才这般没规矩的。”冯青栀娇嗔的说。

        “行,都怨我,那我以后好好管教她,只盼你不要心疼才好。”

        冯青栀微微一笑:“我的丫鬟,倒也不劳烦杜侍郎管教。”

        “现在又开始护犊子了。”

        “欸,那边有冰饮子。”冯青栀指了指路边的摊子。

        随即她便把前面的七棱喊住,招呼她去喝冰饮。

        冰饮的品种不少,冰雪荔枝膏、药木瓜、雪泡梅花酒……冯青栀问杜蘅要吃什么,杜蘅效仿现代女性的套路,说:“随便。”

        冯青栀白他一眼,说道:“我点了你可不能不吃,三份冰雪荔枝膏。”

        摊贩笑着让他们先坐一会儿,接着端了三碗冰雪荔枝膏上来,一碗竟然要收五百文,就连杜蘅都咋舌了,京城的物价这么贵的吗?

        “客官,这荔枝可不容易来,贵就贵在荔枝。”

        杜蘅想想也是,这玩意儿现在只在岭南才有,而且路途遥远,运输就很困难,好在岭南还在大梁的版图之内,要是北齐,那就根本吃不到了。

        炎炎夏日,来一碗冰饮,确实很爽。

        七棱吃着,很快就被路边杂耍的吸引过去,放下碗勺,说道:“公子,小姐,你们慢慢吃着,我去那边看看。”

        “你可别走丢了。”冯青栀小声嘱咐。

        七棱笑道:“我才不会呢,来时我都记着路呢。”说着,蹦蹦跳跳,就往杂耍那边跑去。

        冯青栀笑了笑,低声问杜蘅:“子芳,夏天又到了,你那制冰的手艺,不打算拿出来吗?”

        “松花蛋的钱不够你赚的,现在又打起了制冰的主意。”杜蘅调侃道。

        话没说完,就听杂耍那边传来七棱的声音:“公子,小姐,救我!”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