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利嘴

        她再没迟疑,飞快在屋内忙碌起来。



        有了她做表率,另外两名桑家小姐也不敢站着不动弹了。



        三人收拾房间,动作十分麻利。



        桑秋唐感激开口:“琬琬,谢谢你!”



        林怡琬认真说道:“秋唐,带我去见你的祖母吧,心病尚需心药医,你信我!”



        她没再迟疑,而是重重点头应下:“好!”



        两人朝着老夫人的院子快步走去,丝毫没有理会还在干活的桑秋荻。



        旁边一名小姑娘怯怯询问:“大姐,你说侯夫人非要找咱祖母干什么?”



        桑秋荻狠狠踹了一脚凳子道:“谁知道她,不管她想做什么,一个外人,终究管不了咱们桑府后宅的家事,那个贱丫头可不是她想留下就留下的!”



        小姑娘小心翼翼开口:“大姐姐,要不,咱们也去祖母身边听听?”



        桑秋荻毫不犹豫点头:“走!”



        反正东西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也能堵住林怡琬的那张不饶人的利嘴。



        此时林怡琬和桑秋唐已经来到老夫人的院子,只见老嬷嬷面露难色的说道:“不好意思侯夫人,我们老夫人身体不适,不易见外客,你要是前来给小姐送别的,就去她的院子那边!”



        聪明如林怡琬,她何尝不明白,这是桑老夫人在下逐客令呢。



        她旋即开口:“劳烦嬷嬷去跟老夫人说一声,我不是来给桑小姐保媒的,让她务必要见我,否则,我就去宫里求皇上给她赐婚了!”



        不但嬷嬷吓了一跳,就连桑秋唐也震惊的瞪大眼睛,她急切询问:“琬琬,你要给我保什么媒?”



        林怡琬凑在她耳边低声呢喃:“待会你就知道了,先别急!”



        桑秋唐紧张的一颗心悬到了喉咙口,一张俏脸也变得绯红。



        这么大的事情,老嬷嬷可不敢耽搁。



        她忙不迭跑进屋内,就听到桑老夫人沙哑的声音在帘子后面响起:“怎么样?把那俩丫头给赶走没有?”



        老嬷嬷恭敬回答:“老夫人,原本是要赶的,只不过,侯夫人突然说要给小姐保媒,你要不要让她进来说说看?”



        桑老夫人登时愣住了,她再没迟疑,直接拄着拐杖就从里间快步走了出来。



        她颤声询问:“真的?她是说要给秋唐那丫头保媒吗?”



        老嬷嬷不由得上前扶住她的胳膊:“是,奴婢没有听错,的确是这么说的!”



        桑老夫人伸手推开她,杵着拐杖就咚咚咚往外走。



        她是真急啊!



        自小,她就最宠爱秋唐那丫头!



        长得那么好看,且又性子乖顺!



        她自己是个武将出身,就更喜欢粉嘟嘟的小姑娘了。



        然而,却遭了横祸!



        听说她被绑走的时候,她真是碎了梅家父子的心都有了。



        那晚上,她都决定了,但凡宫里敢放过那父子俩,她就拼着老命不要,也得去报仇。



        幸好,战义候先斩后奏。



        只不过,身边几个小丫头的婚事接连受阻,再加上族里那些杂七杂八的谣言,她觉得必须要将小姑娘给送出去了。



        否则,唾沫星子都能把那小丫头给淹死!



        她也舍不得啊,可奈何这是能保护她的最正确决断。



        她匆匆走到门外,眸光灼灼的盯着林怡琬道:“林丫头,你要把我秋唐说给谁家的后生?”



        看到白发苍苍的老祖母,桑秋唐的泪水又像是决堤那般汹涌而出,她快步上前,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祖母,孙女不孝,让你为难了!”



        桑老夫人用力握住她的手,也是眼角泛红:“你这傻姑娘!”



        旁边老嬷嬷开口:“老夫人,小姐,咱们赶紧请侯夫人屋里坐吧,外头风大,都迷了眼!”



        桑老夫人连忙点头:“对,林丫头赶紧去屋里,别再迷了你的眼!”



        她将林怡琬请进去,并命人热情的斟茶倒水。



        林怡琬看到这样的桑老夫人忍不住松了一口气,还以为是个难缠得呢。



        倒也没想到竟是个慈爱的小老太太,对桑秋唐,也只是刀子嘴,豆腐心吧!



        想必,要将她给送走,也有难言之隐。



        待祖孙两人情绪平复下来,林怡琬这才缓缓开口:“实不相瞒老夫人,我此番前来是要给我亲舅舅林然保媒,他想要求娶秋唐,希望你能允准!”



        桑老夫人其实已经心里有了准备,自打听说林怡琬要保媒,她就已经猜测到是林然。



        毕竟她不可能替战家人求娶,战玉不是已经被逐出侯府?她自己都看不上的男人,又怎会让秋唐嫁过去?



        然而听到林然的名字,她依旧下意识的握紧了手里的拐杖。



        沉默片刻,她才冷凝开口:“林丫头,你舅舅他不良于行,你不觉得是委屈了我们秋唐吗?”



        桑秋唐的眼圈登时就红了,她藏在袖子里面的手指也陡然用力掐紧。



        她知道,此刻轮不到她说什么。



        林怡琬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质疑,相反桑老夫人没满口应下婚事,足以看出,她在心里依然是看重桑秋唐的。



        她从容开口:“老夫人,我知道现在舅舅的身体状况的确是委屈了秋唐,可他将来会好起来的,我跟我祖父会想方设法的让他站起来,让他将秋唐这个新娘子背回我们林家!”



        桑老夫人顿时激动了,还能站起来啊?



        那可是顶好的!



        她听说过林然的名声,是当朝最为年轻有为的大理寺卿,文武双全,心思缜密,曾经破获过不少大案要案。



        尤为可贵的一点是,他刚正不阿!



        这样的孙女婿,深得她的心啊。



        她顿时眉眼柔和了下来,她眯眼笑道:“我不是个一言堂的祖母,这婚姻大事,还得看姑娘们的心思,你问问秋唐,看看她心里是如何想的?”



        林怡琬转头看向桑秋唐,就见她小脑袋都要害羞的垂到胸口了。



        她快步冲到桑老夫人身边,扑进她的怀里呢喃:“祖母,孙女全听你的,你说让孙女嫁,孙女就嫁!”



        桑老夫人拍拍她的背,无奈开口:“你啊,不然祖母就做主先给你把婚事定下来?”



        哪怕此刻桑秋唐满心满眼的全都是两个字,想嫁,但是面上,却依旧矜持。



        她点点头:“嗯,但凭祖母做主!”



        桑老夫人一个好字还没说出来,房门就被人从外面撞开了,只见沉着脸的大夫人冷冽开口:“母亲,你怎么越老越糊涂,林家门楣是不错,可终究林然是个瘫子,你身为亲祖母,为何要将秋唐往火坑里面推?”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