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阻拦

        只一句话,就气的桑老夫人面色铁青。



        她还不及说什么,就见大夫人转头看向林怡琬:“侯夫人,只怕让你白跑这一趟了,林然是对我们秋唐有救命之恩没错,但是要占着这点恩情,就妄图让她嫁过去伺候个瘫子,那属实有些无耻!”



        桑秋唐着急阻拦:“娘亲,你怎么能这么说林大人?你快点给琬琬道歉!”



        大夫人厉声呵斥:“道什么歉?你个蠢货,连好赖话分不出来吗?我是你亲娘,难道还能害你,她这是在羞辱你,羞辱咱们桑家,画大饼谁不会?你们怎么就坚信他林然能站起来?”



        凌厉的声音让屋内瞬间静寂下来,只剩下桑老夫人呼哧呼哧艰难喘气的声音。



        就在气氛凝滞的时候,老嬷嬷突然哭喊起来:“老夫人,老夫人,你怎么啦?”



        大夫人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查看:“母亲,母亲?”



        桑老夫人倔强的伸手将她推开,但是却已经眼歪嘴斜!



        她这是被气中风了啊!



        大夫人心虚不已,她着急大喊:“都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请府医,快点!”



        林怡琬也没犹豫,不管大夫人如何看不上舅舅,但是老夫人她不能见死不救。



        她迅速上前,直接就拿了银针往老夫人要穴上刺下。



        大夫人情知她医术精湛,也没敢阻拦。



        片刻之后,老夫人终于好转不少,她长长吐出一口浊气,原本浑浊的眼睛再次清明起来。



        桑秋唐跪在她的面前呜咽:“祖母,你真是吓死秋唐了!”



        桑老夫人晦涩开口:“不怕,祖母还没看到你做新娘子呢,怎会丢下你不管?”



        听到这句话,大夫人面色就有些愧疚。



        她忐忑说道:“母亲,我不是故意要把你气病的,我只是不想让秋唐嫁给一个瘫子!”



        桑老夫人直接质问:“那你想让秋唐送去皇寺,带发修行?或者是送到庄子上,幽禁一生?”



        大夫人用力咬了咬唇,眼底闪过剧烈挣扎。



        桑老夫人冷声呵斥:“我知道你是听了谁的谗言,这么看不上林然,可他终究是个值得嫁的好儿郎,你之前出去参加那么多的宴会,就没听说过哪怕他是个瘫子,京中也有不少贵女想要嫁给他?”



        此话一出,站在门口的桑秋荻就心虚的垂下了头。



        林怡琬顿时就心里有数了,她眯眼笑道:“老夫人不必动气,反正,现在只是定亲,我舅舅也没想拖累秋唐一生的,他亲口说的,如果他的腿治不好,就放她自由!”



        桑秋唐猛然瞪大了眼睛,她听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林然之所以要让林怡琬上门保媒,哪里是要娶她,而是要助她脱困啊。



        他不想让她被送去皇寺带发修行,他!



        他真的是温润如玉真公子!



        她娘亲还这般揣测他的心思,还口口声声骂他瘫子,也太过分了。



        她迅速开口:“娘亲,你给琬琬道歉,终究林大人是我的救命恩人,你对他言语不敬,这就是你身为户部尚书夫人的礼数?”



        大夫人艰难抿了抿唇,思虑片刻,她才咬牙说道:“侯夫人,刚刚是我出言不敬,你不要跟我一般见识!”



        林怡琬疏离开口:“我会跟你一般见识,我绝不允许任何人贬低我舅舅,他哪怕不良与行,可他也是个光明磊落,侠肝义胆的大理寺卿!”



        只一句话就臊的桑夫人面皮子通红,她真是又惭愧又丢脸。



        桑老夫人看不下去,沉声怒斥:“还愣着干什么?你还不赶紧去让小厨房给侯夫人准备饭菜?”



        桑夫人忙不迭点头:“好,我这就去!”



        她再不敢迟疑,转身匆匆离开。



        看着她的背影,桑秋荻也鬼使神差的跟了出去。



        既然敲定了婚事,林怡琬就把带来的礼物一股脑的全都送给桑老夫人。



        当看到那些千金难求的玉容膏和止疼膏药的时候,桑老夫人都惊呆了。



        她诧异说道:“侯夫人,你这太客气了!”



        林怡琬抿唇轻笑:“你是秋唐的祖母,更是琬琬的长辈,孝敬你些好东西,应该的!”



        桑老夫人旋即开口:“你这小丫头可别给我老婆子挖坑,反正,只要林然的腿好不了,我们秋唐就不会嫁!”



        林怡琬弯眸看向桑秋唐:“瞧瞧,你祖母精明着呢,还没被这些礼物迷了眼!”



        桑秋唐伸手用力抱住桑老夫人:“祖母,谢谢你!”



        屋内气氛融洽,相反桑夫人心情就有些糟糕了。



        因为她听到桑秋荻担忧提醒:“母亲,小妹和祖母都是太天真了,他林然身为当朝大理寺卿,如何会迎娶一个名声有损的女子?”



        她皱眉反问:“秋荻,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桑秋荻压低声音说道:“我觉得侯夫人的许诺只是权宜之计,肯定是先把妹妹诱骗回林府,让她照顾一个瘫子!”



        桑夫人面色变了几变,终究还是沉声打断:“你不许再胡乱揣测了,哪怕林然一辈子都是瘫子,可也比把你妹妹送去佛寺带发修行强!”



        说完之后,她就转身吩咐小厨房:“感激把最新鲜的蔬菜给拿出来,还有庄子上送来的鹿肉,今天中午府里宴请贵客!”



        看到桑夫人忙忙碌碌再没理会自己,桑秋荻气的眼圈都红了。



        她哪里是真的心疼妹妹嫁个瘫子,她只是单纯的不想让她跟自己分嫁妆。



        只要她被赶进皇寺,那么她就是府里最看重的姑娘。



        到时候所有的好东西都紧着给她,她就是整个京城最为风光的桑家女。



        凭什么桑秋唐毁了名声还能嫁人啊?



        林然真是眼瞎才会看上她!



        不行,她必须得挑拨侯夫人和桑秋唐之间的关系,让这桩婚约作废。



        她再没迟疑,迅速冲着身边的侍女低声交代几句。



        林怡琬和桑秋唐很快就从老夫人院子里面出来了,两人散步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小粉团子出现在眼前。



        她手里还捧着一个小鸭子,叽叽叽叽叫着,十分可爱。



        看到桑秋唐,她就开心说道:“小姑姑,这是我的小黄鸭,你快抱抱它啊,它很可爱呢。”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