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夜虎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达成交易

第四十六章 达成交易

        “好吧!那我们先撤,回头明天……哦,应该说是今天下午三点吧?现在离天亮也没多长时间了。”为首的人一说时间,马上就反应了过来,连忙提醒种纬道。

        “哦,对,现在都过半夜了,应该就是今天下午三点,怎么样?就这么定?”种纬再问对方道。

        “好,就这么定了。”对方一见种纬确定了时间,便也把时间给敲死了。

        “那好,那劳驾两位兄弟把我们那个兄弟送出来吧!我们这就告辞了。”一听种纬打算放他们走,为首的那个人还掂记着跟他们一起来的那个家伙呢!

        “放人?嘿嘿……”种纬一听这个,禁不住冷笑了一下道:“算了吧,那位兄弟先在这儿呆一会儿吧!省得到时候你们哪个不服气,再带着家伙杀上门来!这样有个人在这儿,大伙彼此都安心不是?”

        “哎?不是说放我们走么?怎么还扣我们一个人?那兄弟是不是没了?”为首的那家伙一听种纬要变卦,当时就有些不乐意了。

        “你们那个人没事儿,正在一墙角睡觉呢!你们放心就是。顶多回头睡醒了有点头疼罢了,跟这兄弟一样。”种纬用手指了指墙角还在躺着的司机道:“让他先在我们那睡着,回头明天,哦不,今天下午三点一块换,这也算买一送一了,你们合适啊!”种纬故意调戏着对方道。

        对方看了看还一直昏迷不醒的司机,又想了想种纬的话,无奈最终还是认命了。确实,他现在也不愿意横生枝节了,有个人留在种纬他们这里,想必也不会吃什么亏,同时还能让对方安心,这就够了。

        看到对方为首的那个人点了点头,种纬和刘学义这才往后一让,允许对方几个人都站了起来。然后他们两个看着对方三个人把那个昏迷的司机弄上车,然后有一个坐上了司机位。

        临走的时候,那个为首的家伙似乎还有些不放心的对种纬和刘学义道:“兄弟,你们可得注意点这家伙,虽然我们都顶上了子弹,可保险都一直没开。可我刚才看的时候,你们可是把保险打开了,小心可别走了火。”

        种纬一听对方这么说,便朝他嘿嘿一笑道:“就是因为看到了保险一直没开,这才放你们一条生路的。不然的话,现在警察已经给你们收尸了,我们兄弟俩也得满世界逃亡了。”

        种纬这话说的有点狠,但也入情入理。对方为首的那个人叹了口气,无奈的让手下起动了面包车,一路缓缓的驶进了夜色中。

        “走,回去!先把那个俘虏弄楼上去。”种纬和刘学义打了个招呼,转身就走。

        两人来到楼门口,先把那个还在昏迷中的黑衣人给捆上,然后直接给他弄到了二楼的屋里。然后种纬嘱咐刘学义盯着这家伙,自己便拿着手机上了这栋楼的楼顶。

        种纬不知道现在这栋楼周边还有没有那伙人的眼线,但他相信即便是有,也没法藏到这栋楼的楼顶。自己站在楼顶打电话,可以尽可能的保守秘密。

        电话很快就拨通了,种纬向专案组报告了他们刚才遇到的情况,以及他们和对方所约定的事情。专案组那边听完了种纬的汇报之后先是肯定了种纬和刘学义的做法,至于具体的指示却需要请示上级后再做答复。

        种纬把手机设置成了振动,然后才从楼顶上来。等他回到屋里的时候,发现刘学义已经把那个被俘的家伙弄醒了。那个家伙的嘴被堵着,看着眼前的两个人满是疑惑和惊恐,另外他的神色中还有着一股凶犯和绝望的意思。

        “行了,少给我们做这个样子。你现在先在我们这儿呆会儿,等下午就把你放回去。”刘学义舒舒服服的靠在椅背上,摆出一个很没形象的样子道。种纬一看就知道,这家伙是怕自己正襟危坐的样子容易露馅,这才故意夸张这么坐的。不过这也好,倒是很符合刘学义现在的身份定位。

        这个被抓的家伙堵着嘴也说不出话来,只能翻着眼睛不时的打量着种纬和刘学义。在听明白了刘学义刚才和他讲的话之后,他眼中的惊恐和狠厉之色全是消减了不少,只不过疑惑的神色却依然未减。尤其是看到了桌子上放着的四条,和手机匕首等一大堆东西之后,他脸上的疑惑之色就更浓了。

        “想知道刚才出了什么事?”种纬坐在边上的椅子上,望着这名俘虏道。

        俘虏看了看种纬两人,然后无声的点了点头。

        “想不想知道你的兄弟们都怎么样了?”种纬微微笑了笑,向前探了探身道。

        俘虏再次看了看种纬,然后又轻轻的点了点头。

        “想知道容易,不过你得回答我们几个问题,行不行?”种纬尝试诱供对方道。

        听到种纬这么说,对方突然低下头去没动静了。显然对方只想知道他面临的情况却不太想和种纬他们多说,种纬这个买卖做不成。

        “不说拉倒,就这么捆着吧!哎,想吃想拉提前哼哼啊,要是敢把地弄脏了,小心我们收拾你!”刘学义一看这家伙不配合,当即威胁对方道。

        “嗯嗯……”一听有说话的机会,这家伙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哼哼了几声,表示自己有话想说。

        种纬看了看刘学义,冲他点了点头。刘学义这才走过去,把这家伙嘴里堵着的破抹布拽了出来。

        破布一拽出来,这家伙就痛苦的干呕了几声。这块抹布不知道用了多久了,那上面的味道——着实是酸爽!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什么来路?为什么抓了我?”被俘的这家伙一旦能开口,立刻就问了好几个问题。

        种纬和刘学义对视了一眼,两人心中都暗道:不怕你问问题,就怕你一直不说话。既然现在开口了,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咱们这样,我们回答你一个问题,你也必须回答我们一个问题,怎么样?”种纬热情洋溢的笑着对对方道。

        对方这家伙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看到桌上摆着的四条枪,也知道自己的几个兄弟也翻车了。虽然现在还不知道他们在哪儿,但至少可以肯定他们人应该没事儿。否则这两个家伙早就带着家伙逃之夭夭了,绝不会坐着这里安心的向自己提问题。

        “好吧!那你们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你们是什么人?”这家伙自作聪明的问种纬两人道。他哪里知道他问出来的都是假话和无关紧要的话,在这轮彼此问话的环节中,他无疑是最大的输家。

        就这样,双方你问一句,我答一句,彼此进行了友好的交流。当然,虽然其中一方是被捆着的,但双方之间的气氛还是友好的不是?只是谈话的一方不知道,他所得到的答案基本上全是经过事先精心准备的,只有关于他同伙去向和之间交易的事情是真实的。

        听到下午就会被交换走,这位老兄倒显得轻松了些。虽然他只是这次交易中的一个添头,连个东西都算不上,但好歹可以安全不是?借着这个友好的气氛,这位老兄还提出了一系列的要求,比如吃东西、喝水、上厕所等等。鉴于双方沟通的还可以,两方又不是什么不可解的仇人,种纬和刘学义两人还是同意了这位老兄的要求。

        而这位自称老三的老兄所提供的一些情况也挺让种纬他们感兴趣,虽然这家伙对种纬他们的一些问题故意有所回避和简化,但种纬他们仍旧可以从对方的只言片语中得出一个大致的答案。

        这个老三所隶属的是一个大型的组织,用他自己的话说,他们不是黑社会,而是有条件长期发展下去的公司。公司的创始人就是奎爷,而在奎爷的指挥和策划下,他们吞并了很多过去从事黑道生意的竞争对手,然后经过一系列的洗白和转化,如今都成了正当生意。

        现在他们这些公司(团伙)内部的核心人员都是有工资有保险的,而且根据职位和对公司的贡献不同,年底还有一笔可观的年薪去拿。现在加入公司时间比较久的骨干到年底赚的年薪过十万,已经过上了出门有车,回家有楼的生活,风光得不得了。

        一年赚的年薪过十万!

        一听到这个数,种纬和刘学义禁不住对了下眼神,两人眼里都流露出来了一丝震憾的神色。现在才刚刚进入两千年,种纬一个月的工资也不过刚刚超过千元。这还是因为他马上就要拿到警校的毕业证,会再涨一级职务工资的结果。像刘学义这种刚入警不久的见习警员,岗位工资才六百多块钱。需要累计上一个月的加班和补贴,才勉强接近千元。

        而警察的收入在天海还是比较高的,天海普通的工资水平大致都在八百到千元以下的范围徘徊着,能拿到千元以上的都是开发区有些技术有些本事的人才。在天海能拿到年薪十万的,那岂不是天海普通人十倍的收入水平?整个天海有几个能达到这种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