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尸加工在线阅读 - 九百三十三章 “滚”

九百三十三章 “滚”

        瞧着海因那诡辩莫测的笑容,李震颤心里猛的咯噔一下,香奈儿出身荣耀帝国,地位显赫,更拥有丰富的管理经验,但海因是个地地道道的老油条,在商海中混迹了这么多年,而且帮助李震颤一手建立起了翡翠商盟。

        他见过的人比地上的蚂蚁都多,老李明白两个人都是为翡翠领考虑,不想两个人无故冲突。

        香奈儿先是平静笑了笑,走到酒柜旁冲泡了一壶红茶,恭恭敬敬放在海因身侧,“海因先生,我知道你平日里是最爱喝这种茶的。”

        海因没有动,对于这种小把戏早已见识了无数遍,“香奈儿,你现在是老板的女人,明面上我应该尊称你一声主母,不过翡翠领有个规矩,是靠实力说话的地儿,我很尊敬你,可不想让自己的老板难堪,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香奈儿笑了笑,“当然,我也不想他难堪,不过现在翡翠领的问题很严重,不解决掉以后会是大灾难。”

        海因完全没当回事,老李瞧着对方的冷笑就知道他看不起香奈儿,他完全有自傲的资格,主动提醒了一句,“香奈儿,外面的游戏还没结束呢!”

        “别,李,今天我就要把问题摊开来说说,以后翡翠领是我们的,有问题就不能藏着掖着,我知道海因地位很重,正是因为如此才要说出来,因为如果我们都不说,更没有人敢说他了。”,香奈儿神色严肃,“海因,你是前辈,今天也是我和李大婚的好日子,不过我说的真的是翡翠领的大问题。”

        看着如此倔强的香奈儿,李震颤沉默起来,的确随着海因等一众核心的地位提升,普通生灵已很难直接指出海因犯下的毛病。

        是生灵就会犯错,当然海因也不例外。

        海因似乎也明白这个道理,主动拿起桌子上的红茶,语气缓和不少,“主母,你说吧,只要是我的问题,我会改的。“

        香奈儿看了李震颤一眼,问道,“现在翡翠领出什么问题了,不要瞒我?”

        李震颤灿然一笑,他实在不愿意自己的女人搅到生意中来,“一点小事,很快能解决的。”

        “小事?未必吧,蝮蛇出现在这里翡翠领还能有小事,李,我们是夫妻,从我决定下嫁到翡翠领的时候就把这里当家了,我愿意用我的一切来帮助你,当然我更希望我的丈夫能够对我也坦诚。”,香奈儿静静的说道,“如果你连我都不信任,恐怕更不应该信任别人了。”

        李震颤算是服了香奈儿这张嘴了,似乎一切都能成道理,苦笑道,“的确出了点事,霍金斯不见了。”

        “管理翡翠银行的霍金斯?”,香奈儿诧然问答,见李震颤点了点头,直接生气起来,“还说没有大事,李,翡翠银行可是现在我们手头上最重要的产业,他的失踪可能会让整个翡翠领垮掉。”

        这么浅显的道理李震颤哪能不明白,“我知道,不过我能解决。”

        香奈儿古怪笑了起来,“你总是这么自信,不过我想说很多人都很自信,可很多失败的人往往就毁在这种自信上,你能给我透漏一些细节吗,比如蝮蛇在做什么。”

        “他在收集霍金斯的消息。”

        “那之后呢?比如有了消息,我们该怎么办。”

        李震颤还没想过,看着香奈儿死死注视着自己,知道对方已经看透了,“如你所愿,我还没什么计划。”

        香奈儿苦笑起来,“我说过翡翠岭有大问题,不是海因的,而是你的,你们都有一模一样的大毛病。”

        “我?毛病?”,李震颤不明白,怎么会无缘无故牵扯到自己身上。

        “太被动了,翡翠岭的确很强大,但一味的等着别人来找麻烦是不是显得我们太弱小,我的父亲从不允许任何外力染指荣耀帝国,即便是战争也不退让,这是他将荣耀帝国牢牢掌控在手中的法宝,李,想要掌握好翡翠岭就要主动出击。”

        “主动?怎么主动?”,李震颤看着香奈儿,不说海因有气,就是老李自己都气的不行,这可不是棋盘上的游戏,可以七进七出,死后复活,一言一行牵扯的都是庞大的利益锁链,主动出击可以,但前提是有能够承受主动出击的代价,“好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感谢你把翡翠领当成知己的家,我会考虑你的意见的。”

        “李震颤,你没把我的话当回事。”,香奈儿毫不避讳的叫道。

        老李的脸色阴沉起来,他不想和一个女人较真,“等你也能创造出一个领地再说吧。”,尽管知道有点伤香奈儿的心,但想要说服他们起码有一定的产业基础,正如他所了,海因拥有毛病,看不起那种夸夸其谈的人。

        这是他们这种人的通病,凡是通过自己能力做出一番事业的,总会有一份自傲,想要征服他们可不是靠着两片嘴皮。

        如果现在说这话的是彼得大帝,李震颤和海因都会以后辈姿态请教,但现在是香奈儿。

        毫不否认,香奈儿理念来自于彼得大帝,荣耀帝国也正是因为这样强制性的理念牢牢掌控着自己的国度。

        李震颤亲眼见识过这位彼得大帝,他可以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和深渊军团开战,更可以悄无声息的将女儿下嫁给他。

        香奈儿耳濡目染学了很多,可未必能够得到这位帝王的精髓。

        香奈儿不服气,“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你的手下会这么狂呢,有你这样的领主骄纵着,谁还敢给他们提一点毛病,霍金斯失踪了,我认为这只是一个开始,等哪天你失踪了就会知道我说的是否有用了。”

        “出去。”

        “什么?”,香奈儿瞪大眼睛气愤质问道。

        “出去,马上从这个房间出去。”,李震颤尽量压制自己的怒气,如果是一个外人在这里张牙舞爪的说话,老李恐怕已经带上“滚”字了。

        “我不走,我是翡翠主母,怎么不能发表自己的言论,况且我没错。”,香奈儿一动不动。

        李震颤没说话,但两个食人魔走了进来,根本不由分说向香奈儿的胳膊抓去,香奈儿手指频频滑动想要驱动符文,让她没想到的是往日强大的力量此刻竟荡然无存,食人魔粗壮的手腕直接挟持住了手臂,拉着她便向外走去。

        香奈儿根本弄不清楚自己古神魔的修为为何抵挡不住两个普通的食人魔,只觉得手臂酸疼,无论如何叫喊李震颤仍是纹丝不动。

        安静了。

        草草闹闹的房间只剩下李震颤和海因两人,海因先是笑了出来,“香奈儿没说错,我们是有点被动。”

        “我知道。”,李震颤从海因身边坐下来,叹了口气,“说说吧,我们该怎么办,就像她说的主动出击什么的。”

        “什么?”

        “假如霍金斯被绑架了,更或者他将嘴里的秘密吐露出来,我们该怎么办?”,李震颤平静的笑着。

        “秘密?什么秘密?”,海因不解的问道。

        “女尸,承载着寿命核心的一具尸体,我让那只老鼠藏了起来。”

        “什么?”,海因瞳孔睁的通圆,他从没听过则个机密,难以置信的看着李震颤,“你是说翡翠银行的核心交给那只老鼠了,老板,你怎么没早告诉我。”,神色中透漏着紧张,不自觉在房间中走来走去,“不行,我们得转移尸体,这是最重要的。”

        李震颤没动,而是给自己倒了一杯茉莉花酒,“转移,怎么转移?”,笑着问道。

        “当然是藏到更安全的地方。”,海因下意识的说道。

        “那尸体呢?”

        “尸体?不是在我们手上吗,霍金斯一定是被绑架了,目的便是想要控制寿命,老板,你不清楚寿命对那些至强存在有多么重要。”,海因急切的说道,“把这件事交给我,现在就派人,不,我亲自去转移尸体。”

        瞧着来来去去不停挪步的身影,李震颤笑了起来,“不用急,没尸体。”

        “没尸体,什么意思?”

        “很简单,我也不知道尸体在什么地方。”,李震颤叹了口气,“当初我让他藏尸体的时候,没让他告诉我。”

        “老板,你不是疯了吗?”,想到这里才发现自己说话有点过分,歉意说道,“对不起,我有点激动了,不过我也是想快点帮翡翠领解决难题,你的意思是说,现在这个秘密只有那只老鼠知道?”

        “对,只有他自己知道,所以我不担心翡翠银行会出问题,只要尸体找不到,寿命买卖就不会有一点问题,我现在最想看到的结果就是那些绑架的人将那只老鼠杀了,这样秘密就再也没有人知道了。”,李震颤笑了笑,“倒是你,海因,我想问问翡翠商盟最近是怎么了。”

        “我?”,海因眉宇间闪现过一丝慌乱,瞬间掩饰下去,“没什么,一切都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