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次元大追逃在线阅读 - 第920章 强势

第920章 强势

        {    }?当然,叙旧归叙旧,正事儿还是要办的。所以再又等了半个小时左右之后,由室户堇陪同,天童木更牵头,正是开始了介绍阶段。

        过程没什么好说的,就跟电影电视和中带人入圈子似的,只不过和被人带着去见别人不同,钟图这边全程站在原地不动,等待别人上前来拜见并被介绍,所以整个情形真要比喻的话,到是和进了某种场所选座台公主差不多。

        总之,很枯燥。直到一个小时左右后,才算是将与会的所有人物认识了遍,知道了他们的身份、职务,和在各自的区域内做什么的。

        然后室户堇知趣的走开,将空间留给了钟图及天童木更两人。

        天童木更面无表情,除介绍人物时外,全程没有多余的谈话,一副公事公办,没有私人关系的架势,让钟图很是无语。

        这算是埋怨吗……

        不过她到是也有理由埋怨。毕竟一去十年多,中间连见面的机会都屈指可数,甚至到了近十年,更是一次面都没见过,要不是室户堇跟她说钟图失联,而非是去某个世界寻花惹草过没羞没臊的日子的话,她可能早就撂挑子不干,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见此钟图也是有些挠头——找话题不理,凑近乎闪人,完全就是圣女壁垒,让人没有突破的渠道,如此再加上周围的环境……

        无可奈何之下的钟图只得一狠心,猛的伸手抓住天童木更的手臂,不给她丝毫抵抗的机会,直接拉着她走出了宴会厅。

        圣天zi    gong而已,他又不是没来过,熟的很。

        “你干什么?快放开我,周围人都在看着呢!”眼见自己挣脱不得的天童木更眼中闪过一抹慌乱,眼神游移的扫视着周围,压低声音冲钟图急声道。

        到是还知道顾及脸面,没有大吵大闹。

        “看着怎么了?就让他们看!我还不信,他们之中有谁有胆子敢上来阻拦我。”钟图也是霸气十足,眼神淡漠的扫视了一眼周围的人群,将他们的目光压退,心神淡定的回应道。

        然后双方离开宴会厅,消失在了所有来客的视线中。

        “哥哥这是……”橘佳奈有些担忧的嘀咕道。

        “安心吧,他们两个没事的。”室户堇摇晃着手中的酒杯,眼中一副我已看穿一切的模样,带着神秘的笑容,轻声说道。

        而旁边的司马未织和千寿夏世则默然不语,望着两人离去的身影若有所思。

        ……

        而作为全场瞩目的当事人钟图和天童木更呢,却是在钟图的拉拽下来到了圣天zi    gong的深处,在其中一间无人的房间中停了下来。

        钟图随手将房门锁死,二话不说,将天童木更的身体按在门板上,一低头,吻住了天童木更的嘴唇上。

        对付这种渐渐进化成女强人,女领袖的女人,就要变得别她还霸道,还强势才有可能动摇她的心志,打开她的心房。

        当然,这事也不绝对,也有可能适得其反,让女强人变得更强硬,抵抗的更强烈,所以具体的情况要因人而异,因情而动。

        起码就当下这个情况而言——双方本就有关系,而且还是已经睡过的男女关系的情况下,还是比较保险的。

        这不,伴随着钟图的亲吻,原本抵抗、挣扎的天童木更的力量变得越来越弱,身体变得越来越软,乃至到了后半程,更是直接反手抱住了钟图的脖子,主动的配合回应起来。

        粉色的气息开始在两人之间弥漫,某种荷尔蒙的味道开始在房间中散开来。

        而后钟图开始得寸进尺,再不满足于口头上的享受,抱着天童木更进入了房间的深处,找到被整理的好好的床铺,俯身压了上。

        “砰!”

        床板震动,两人深深的陷入被褥之中。

        双方互相下手,开始了最原始的纠缠……

        “哦……”

        然后压抑的闷哼声响起,生命的乐章在无人关注的密室中演绎了起来。

        ……

        许久之后。

        天童木更浑身无力的瘫软在了钟图的怀里。

        “我恨你。”天童木更喘气片刻,猛的转头,张口在钟图的胸口上狠狠的咬了一口,就好似要将他的血肉一把咬下,吞食,咽进肚子里一样。

        可见,她心中的怨气有多大。

        “我知道。”钟图没有抵抗,甚至还压制住了身体的某些本能反映,不让粒子的反击伤到天童木更的生命,很是干脆的承受道。

        “不!你不知道!十年间你知道自己在外边逍遥快活,拈花惹草,可知道我这十年见都经历了什么!?”然而天童木更非但没有接受,反而越暴怒起来——强撑着身子抬起身体,居高临下的望着眼前的钟图恨声说道“有时候我甚至在想,你怎么不彻底死在外边!”

        “对不起……”钟图歉然道。

        “我不听!”天童木更大叫道。

        “……”随之钟图闭嘴,竟然真得再没说半点话。

        天童木更心中无语,既气愤又好笑,又感觉有些悲伤的质问道“你怎么不说了?我记得当初的时候不是很能说的吗?一堆的花言巧语,现在怎么全没了?!”

        “因为没什么好说的。”钟图叹声,一脸认真的凝视着面前的天童木更娇艳的脸庞道“你说的一切我都认,我也知道我对不起你,让你受了不少苦,但这就是我,你的男人,钟图。我可以允许你的任性,允许你对我脾气,甚至是小小的胡闹,但想要就此从我身边离开……我只能告诉你,那没可能!一点的可能性都没有!你生,是我钟图的女人,你死,是我钟图的鬼,哪怕世界毁灭了,你也别想逃脱。”

        “……你是个混蛋!”天童木更闻言静静和钟图对视了片刻,面脸复杂,夹之满心莫明的恨声说道。

        “是的,我是个混蛋!”钟图点头肯定道。

        “啊!!!”天童木更见状更是来气,大叫一声,再次低头咬住了钟图的胸口,一副想要将他咬死,血肉吞尽的架势来泄自己心中积聚的所有不满。

        钟图默默承受,手掌缓缓抚摩天童木更后背的肌肤,感受着这片刻的宁静。

        直到好半天之后。

        “好了,我们该回去了。作为主人,可不好把宾客们凉在那里,自己在一边tou    huan。”天童木更支撑起身体,一边起床下地找寻衣服穿着,一边对床上躺着的钟图道。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