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挽明在线阅读 - 第743章 芸芸众生相五

第743章 芸芸众生相五

        从黑暗中走出的李定国将手中还冒着青烟的步枪丢给身后的卫兵之后,便对着拒马外面突然安静下来的请愿官兵们大声喊道:“周大人已经听到了你们闹出的动静,虽然不知道你们想要做什么,不过身为大明军人,最基本的一个要求就是遵守军纪。

        守备军的军纪虽然较野战军宽松许多,但是未经都督府批准,擅自出营者超过50人的,即可被视为叛乱。今日周大人念在事出有因,因此决定给你们一个机会,从现在开始,一个小时之内回营去,周大人会宽恕你们的罪过。一个小时之后依然不肯返回军营者,都督府将会视为乱兵进行缉拿处置…”

        在李定国的通告下,前来请愿的士兵中,有些只是跟着出来凑热闹的士兵不由向后方退了退,似乎并不希望自己被都督府看做是乱兵。

        看到身边的士兵们开始有所退缩,杨振威立刻出声打断了李定国的话语道:“我们是来向周参谋长呈情的,你休想将我们哄回营去再算后账,周参谋长今日不出来给我们一个承诺,我们哪里都不会去。”

        随着杨振威的大声宣告之后,姜琳也带着亲信部下们大声叫嚷着,以阻止李定国再出言劝说这些请愿的士兵。

        看到现场的秩序开始失去控制,李定国终于改口喊道:“如果你们非要见周大人,那就推选出代表来,继续这样冲撞都督府,那你们就是在叛乱…”

        听到李定国让他们选出代表入内,杨振威便知道要糟,选个几十人的代表进入都督府,岂不是就让对方瓮中捉鳖了么,他自然是不敢这么进入都督府的。

        于是杨振威继续打断李定国的劝说,大声对周边的部下喊道:“这个人不过是区区一名尉官,他有什么资格拦着我们,不让我们去见周大人?

        诸位兄弟咱们一起冲上去,我就不相信他们敢开枪,今天不见到周参谋长问个明白,我们绝不散去。大家都往前冲,别听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废话…”

        在杨振威、姜琳的指示下,他们的亲信部下一边裹挟着周边士兵向拒马冲去,一边则大声发出噪音以隔绝都督府这边的喊话,试图先制造出双方的冲突再说。

        站在李定国身边的卫兵小队长看着这些向着自己冲过来的请愿官兵,脸上也不由有些微微色变,但他还是保持镇静的向李定国询问道:“李中尉,要开枪吗?”

        李定国看着开始爬上拒马的官兵,摇了摇头说道:“不,先撤到后面的广场去,再给他们一次自动解散的机会…”

        躲在人群中的杨振威和姜琳,看着拒马后面30多名守军转身离去后,胆子顿时大了起来。姜琳顺势就冲上了前方被推到的拒马,然后回头对着众人喊道:“他们跑了,看见没有,他们跑了。他们就不敢开枪,弟兄们都往里冲啊,今天非得让都督府给我们一个说法不可…”

        有着将领的煽动,身边人的带头,对面守军的撤离,终于让这些原本只是想要来请愿的士兵们,心理上有了一些变化,看起来都督府也没这么可怕,他们这么多人一起闹起来,就算是朝廷也是要让步的。

        这人的心态一变,行事的时候就变得毫无顾忌了起来。一些刚才还畏畏缩缩的士兵,此刻就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冲到了队伍前面,搬开拒马向着巷内冲去。

        看着这些士兵们渐渐胆大了起来,杨振威和姜琳也不由松了口气。作为旧军队的将领,他们很清楚这些部下们的性格。在平日里,这些士兵大约只会逆来顺受,对于他们施加的屈辱和压迫默默忍受下去。

        但是在某些时刻,当这些士兵们普遍情绪激动起来时,就会爆发出来,严重的就会发展为营啸。当士兵们陷入到这种歇斯底里的疯狂状态时,他们不仅会互相攻击,甚至还敢于攻击前去弹压他们的将领。

        当遇到这种状况时,就算是平时御下颇严的将领,也只能等待着这些士兵们把心中怨气发泄完毕,才会进入军营收拾残局。

        至于这些士兵情绪激动的时候,那是谁也劝说不动的。杨振威就是期待着,这些部下同都督府守军冲突时会失去理智,从而彻底的同朝廷对立起来。

        这样,守备军将士们今后就只能跟着大帅一条路走到底了,他们也就不必再担心当朝廷发出招抚命令时,这些将士们再有什么三心二意的举动了。

        至于攻下都督府后如何消除这些士兵们的激情,杨振威也已经想好了,无非就是放手让他们去抢一抢城内的居民,自然就能消磨去他们心中的怨气。

        虽说之前大同士绅和大帅已经商议过,要约束叛军的军纪。但是城内的居民可不全是士绅,抢劫那些平民百姓的财产,大帅也是没有话说的。

        大家为着大帅出生入死,要是连口汤都喝不到,谁还会鸟这个大帅的命令。

        就在杨振威思考着,应当如何吧城内的住宅区分片进行抢劫时,却突然发觉队伍又停了下来。他不由同姜琳一起抬头往前方望去。

        此时他们已经快要走出巷子,前面就是都督府前的小广场。但是同黑暗的巷子不同,这广场上已经燃起了数堆篝火,把整个广场照的亮如白昼。

        从黑暗处陡然走到这么光线明亮的所在,众人一时都有些眼泪模糊的感觉,好一会他们才适应了广场上的光线。这时杨振威才意识到,为什么队伍前面的官兵会停下来。

        广场上背靠都督府的那一面,数百卫队正排列成了数行,持着步枪瞄准着巷子的出口。面对这么多支枪口,队伍前方的官兵自然就冷静了下来,停下了脚步。

        与此同时,周三畏拿着一个铁皮制成的漏斗扩音器在嘴边,正向着他们这边喊话:“…诸位守备军的兄弟,你们现在的处境很危险。

        你们知不知道,你们现在的行为,严重一点说就是在叛乱,往轻了说,也是挑衅军中法纪的威严。

        现在我以大同都督府参谋长的名义,命令你们即刻解散队伍返回军营,等待都督府派人调查今晚事件。否则的话,我就不得不行使朝廷赋予我的权力,动用武力驱散你们了…”

        看到对面严阵以待的架势,清醒过来的守备军官兵已经有不少人开始打退堂鼓了,再听到周三畏的劝说后,有人都开始试图向后退出巷子了。

        就连姜琳看到这个场面也不由有些胆怯了起来,向着杨振威小声问道:“糟了,都督府似乎早有准备,遮没不是有人出卖了我们?咱们是不是先派人去问问大帅,再做打算?”

        杨振威顿时不满的小声驳斥道:“眼下要是退了,这些士兵我们还怎么使唤的动?没了这些士兵跟随我们,都督府只需派出小队人马就能将我们都逮捕了去。到时候朝廷还能饶了我们吗?”

        喝退了姜琳之后,杨振威便大声向部下们号召道:“周参谋长就在前面,大家冲上去要他给个说法,区区几只火枪难道就能吓住我们了不成?

        今年旱情如此严重,若是不提高兄弟们的待遇,我们要如何养活家人?与其看着家人活活饿死,今日倒不如死在朝廷的枪口下算了…”

        在杨振威的指挥下,他和姜琳混在队伍中的亲信部下终于变了脸,拿出了身上藏有的武器,胁迫着身边士兵们向广场北面冲去,口中还不断的喊着,要求公道之类的言论。

        显然,杨振威是打算用普通士兵作为掩护接近列阵的卫队,然后伺机冲入阵内,和对方打一场肉搏战了。

        和野战军不同,守备军的职责已经减去了不少作战任务,倒是增加了不少维护社会治安的任务。因此双方之间装备的武器就显得有些落差过大了。

        守备军还在使用以冷兵器为主的装备,而野战军几乎已经实现火器化了。这使得杨振威这一行人带来的远程射击武器,除了佛郎机炮外,就属几十张步弓威力较为出色。

        至于那些老式的火绳枪和三眼铳,因为使用不便且难以隐藏,因此都放在了后队,同佛郎机炮放在了一起。

        杨振威一开始就没想过强攻都督府,因此就把队伍分成了两队,前队约千五百人,是用来引诱周三畏出门的诱饵,后队约四、五百人,这是用来接应和作为后备队的。

        只不过他没想到,自己的诱敌之策没能成功,现在前队又堵在了巷子里。因此不得不采取了让前队冲锋,好给后队腾出进攻空间来。

        此时杨振威就希望对方能够犹豫上半分钟或一分钟,这样他们就能接近都督府列阵的卫兵队伍了。

        周三畏看着这些不知死活的守备军在自己警告之后依然向前走来,终于摇了摇头,对着身边的少校指挥官说道:“开始吧,下面就要看你们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