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剑中仙在线阅读 - 第两千一百七十三章 一条血脉

第两千一百七十三章 一条血脉

        “道兄,别胡思乱想了!”周

        雨客没好气道:“小弟没有任何的阴谋用心,此物也就是寻常的九阶土灵物,只是因为我门中长辈,急需一团九阶土灵物才找上你换的,错过了这个机会,你还打算去哪里找另外一件土行的极品先天灵宝?”有

        敌氏闻言,又凝视了对方几眼。

        再一思索,终于将生泥推向对方。片

        刻之后,周雨客大喜出门。

        有敌氏却是呆呆的看着手中的金匣,还是一脸的不敢相信之色。他

        梦寐以求,找到要疯的土行极品先天灵宝,竟以这样一种简单粗暴的方式,来到了他的手里,是如此的不真实。但

        毫无疑问,他的修真生涯,终于可以开启新篇章了!有

        敌氏也不乱跑,就在轮回岛上,冲击起了人祖境界。而

        潜伏在轮回海外的智慧先师,也是在不久之后,就拿到了那团生泥,感受了一下其中的浓郁生机,老家伙是欣喜若狂。

        “哈哈哈——重来的机会来了。”智

        慧先师拿着那生泥,大笑而去。倒

        把周雨客和铁熔,看的郁闷无比,想着只能以后再问对方,讨要赏赐了。

        单说这智慧先师。离

        开之后,也不回之前的山中,出了轮回界,找了一处偏僻山中,就开辟出洞府来。

        老家伙也不掌灯,就在黑暗中思索起来。天

        命之前,并未跟他提过到底如何捏出一个自己来,天师只能自己琢磨。

        一双眼睛里,智慧之光闪烁。

        很快,智慧先师便取出那生泥,动起手来。

        柔软的生泥,可塑性极强,没一会的功夫,就被智慧先师捏成了一个尊人形出来,仔细看去,却不是智慧先师之前的老者样子,而是一个俊伟的青年,是智慧先师年轻时的样子。

        手足俱全。只

        可惜泥塑的眼睛,十分空洞呆滞,没有一点活人气象。而

        且因为那生泥会蠕动的缘故,几乎是才一生成,就瘫软变形起来。

        嗖!智

        慧先师连忙打出一指,释放出一尊人形的壳子,将自己的泥塑,给死死锁在里面,保持住形状。随

        后,又是思索。“

        形状虽然出来了,但尺寸却是太小了一点,而且——还是个泥形死物,开天大神当年,肯定不只是简单的捏出来。”智

        慧先师自言自语,目光里全是回忆之色。“

        我记得天命之前说过,凤尧的肉身,是几个人祖,以寻常的九阶土灵物,再混合了一些天材地宝和他们自己的精血糅合而成……他们肯定是学的开天大神的方法,只是用的材料差一些而已。”

        “我要捏成功,也得加些天材地宝和精血……天材地宝可另说,这精血,肯定是用我自己的最好,但我的肉身已经毁了……”想

        到这里,天师目光,疾闪起来。

        只几息之后,就眼中猛亮起来。

        “哈哈,我想到办法了,幸亏我之前,心血来潮之下,留下了一条血脉,正好用他的精血!”智

        慧先师神色大喜里,又透着阴森的残酷。

        “就是这样!”

        最后道了四个字。飞

        快的收起那泥塑,出了洞府而去。

        无名山中,有人闭关修炼!

        苏晚狂盘坐在地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宝相森严。

        他的身边,一把黑色水晶样的匕首,浮在他身侧的半空里,散发着光芒。而他的身上,则有道心气息,无声涌动着。似

        这般枯座着,已经数万年时间。

        破境人祖这一步,从来玄之又玄,难如登天!

        道心三变,九阶灵物,相合的极品先天灵宝,这三个硬条件,首先就要都满足。

        但即便如此,还需要反复的揣摩,尝试,与人心合,与灵宝合,与天地合,这个过程,或许长,或许短,无人能说的明白,第一次斩的修士,需要的时间,向来长一些,融合不成功的,未必没有。但

        以苏晚狂的天分资质,只怕再要不了多久,就会斩出自己的第一尊仙神之身来。轰

        !但

        这一天,仙神之身没斩出,轰隆之声,却是猛的大起,整座房间,也是摇晃起来。

        感悟瞬间被打断!

        噌!苏

        晚狂猛的睁开眼睛来,眼中郁闷恼怒之极的同时,警惕之色也大起,只当是有人打来了。

        唰!一

        把站起,先收了宝贝,随后飞快的化为灵物之身,这才小心翼翼的撤了禁制,打开门来。

        外面天地里,哪里有什么打斗景象,只有一尊蓝汪汪的水之仙神之身,站在门口,目光威严冷漠的盯着他。正

        是智慧先师!对

        于此人,苏晚狂心中恨极,但肯定是不敢过多流露的。

        “前辈——”莫

        名其妙的看了几眼,苏晚狂搞不清楚对方今天是要干什么的。“

        不要废话,下一条胳臂,放半身血给我!”

        智慧先师冷酷说道。苏

        晚狂听的一怔!

        这又是发什么疯?

        “快点!”

        智慧先师厉喝出声来。“

        你到底要干什么?”

        苏晚狂没有动手,甚至是朝后退了退,智慧先师看他的眼神,实在是仿佛盯上猎物的饿狼一样,阴森骇人。

        呼!

        智慧先师张手一摄,一把就把苏晚狂给摄了过来,法力气息狂卷了一下,钻进苏晚狂的肉身里,强迫他还原成了血肉之身的状态。

        随后,便是高高举起手臂,如刀斩落!

        “啊——”

        长长的惨叫声起,苏晚狂一条手臂,瞬间离体而去。鲜

        血亦喷洒而出!

        但下一刻,一阵风来,将那些鲜血,给一起聚拢在虚空里,形成了一个越来越大的血色珠子。

        苏晚狂郁闷到要吐血,偏偏没有一点反抗的资本,此时此刻的屈辱感觉,比起肉身的痛苦,还要强出太多。“

        你到底要干什么?”几

        乎是嘶吼出声来。智

        慧先师却是话也不说一句,只盯着那断臂处不断流出的鲜血,仿佛看着最珍贵的宝贝一般。

        血越流越多。

        苏晚狂也再不问对方什么,只在心里发誓,将来就算宰不了智慧先师,也要令他吃个大亏,此人一腔恨火狂燃。

        又过了好一会之后,估摸了放了大半身的血,智慧先师终于手一松,将苏晚狂随手扔掉。自

        己取了那断臂和血珠,飞掠而去。砰

        !

        苏晚狂重重一拳,砸的泥土飞扬,欲哭无泪。而

        智慧先师,则是回到了自己在山中的洞府,继续起了他的捏人大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