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顽贼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三十二章 一千里

第六百三十二章 一千里

        尖啸的火箭在托木斯克城上空飘忽飞窜,爆炸声在外城接连响起。

        钟楼上,沙俄托木斯克督军区的督军,伊万诺维奇·拉莫达诺夫斯基的脑袋进入非常奇怪的状态。

        城外全员铠装的卡尔梅克骑兵并不能令他惊讶,骑快马持硬弓驰射呐喊的吉尔吉斯骑兵反叛更是司空见惯,而那些尖啸、升空、曳着焰火坠下的爆炸物……好吧这个确实很新奇。

        但是那些对他的震撼,都比不上浩浩荡荡的围城军队当中,那几面赤底的大旗。

        那些巨大的旗帜,有的绘有团龙、有的绘有腾龙,还有的画出督军伊万不认识的字。

        但总有那么两面,上面用回鹘式蒙古文写着响亮的国号与汗号的旗子,令他感到从天灵盖到尾巴骨的颤抖。

        ‘敦塔兀鲁斯,岱青契丹汗。’

        契丹。

        这个词让人魂牵梦绕。

        甚至可以说在更久远的年代,自从马可波罗以来,整个欧洲都在寻找契丹,这一切早就开始了。

        英格兰人在大明孝宗弘治十年开始寻找契丹,在海上组建舰队一次又一次向西北航行,试图寻找梦中的契丹,最终在三年前把从英格兰起航的船开进了北冰洋,意识到西北海上没有通往契丹的路。

        而另一边,他们通过俄国人开拓的西伯利亚路线,一次又一次寻找契丹,甚至在英格兰同意做瑞典与俄国调停战争的中间人时,条件之一就是准许英国客商经鄂毕河寻找印度和契丹的道路。

        实际上那个时候,葡萄牙、西班牙、荷兰和英格兰都已经有人跟大明有过接触了,而俄国人也接触到漠北蒙古的车臣汗硕垒、漠南蒙古的土默特汗。

        但人们始终相信,这天下在大明之外还有一个契丹。

        不论如何,南边的澳门、北边的张家口、西边的敦煌都在一个人的统治之下,这对世上绝大多数人来说,都离谱到荒谬。

        就连几年前车臣汗硕垒很认真地告诉俄国官员,没有契丹,南边只有一个大明,他们都不信。

        即使硕垒在俄国人那边官方文书中,称号是阿勒坦皇帝,也没人愿意相信他不知道契丹在哪。

        怎么信呢?契丹是支撑整个欧洲地理大发现时代的根基,所有人上百年间在海上、在陆地,做出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寻找传说中的紧邻印度的契丹。

        谁掌握通往契丹之路,谁就能在贸易与国力中抢得先机。

        这个神话已经让人固执到,即使真的见到大明,都觉得比‘契丹’差点意思。

        俄国人也是这么骗英格兰人的,沙皇在写给英格兰人的信里称:‘阿勒坦皇帝的使臣还在我这,他说从他们那里到大明骑快马要一个月,途中没有水,都是沙漠。’

        ‘你们从我的托木斯克出发,要走十八个礼拜的旱路,途中也没水,一路艰险异常。’

        ‘等你们到了大明,会发现大明有一圈被砖围起来的高墙,绕城一周要走十天,城墙之外没有任何属县。’

        ‘大明在河边,不在海边,别往海边找了,那条河叫什么蒙古人也不知道,没有契丹这回事。’

        ‘而且大明出产的货物也非常少,没有任何黄金和贵重饰品,别费劲了。’

        尽管这跟沙皇掌握的关于大明或者契丹的情报有亿点出入,但其实撒这样的谎没有任何负罪感。

        因为没有任何现实世界中的证据,能证明那个神秘的契丹,真实存在。

        而现在,就在托木斯克督军伊万眼前,枪炮在大地轰鸣,火箭在空中尖啸,那面明明白白用蒙古文字书写的大旗就在城外——契丹就在这!

        它真实存在!

        直到一颗狮子炮轰出的铁球砸上拜占庭风格的圆顶钟楼,破坏支撑使象征东正教的拜占庭十字断裂坠地,才终于将陷入妄想的督军惊醒。

        攻城仍在继续。

        托木斯克堡的外围防御设施非常完备,外围有削尖的木桩和倒刺,原木扎成木栅高大而结实,每隔几十步就有高过木栅的尖顶棚楼,以供督军区的鞑靼弓箭手向外射击。

        更多哥萨克则躲在地基更高的内城射击平台上,把大口径的老旧硝火枪架设于木栅之上,利用高度差和射程向堡外射击。

        这种防守方式,在以往面对吉尔吉斯人的反扑中非常高效。

        因为吉尔吉斯部的骑兵格外传统,使用蒙古式筋角弓、骑快马,战斗时以所谓的‘轮舞阵’环绕敌军,以汹涌的箭雨投入敌阵。

        那些箭矢百分之九十都会被木寨阻挡,难以伤及工事之内的士兵。

        所以绝大多数情况下,吉尔吉斯人甚至一些卫拉特人组成的军队,都只是在堡垒外武装游行而已。

        在寒冷的西伯利亚,只要固守堡垒一段时间,任何攻城军队都会不得不撤围。

        据守堡垒的俄国军队绝不会选择野战,哪怕兵力相等,因为在他们的固有印象中,没人能在野战中胜过卫拉特。

        在野战中,俄国、波兰的骑兵经常在克里木汗国甚至诺盖人手上吃亏,而克里木汗国的骑兵充其量跟蒙古差不多,甚至装备水平还要差一档。

        而卫拉特?卫拉特的骑兵是个怪胎,他们在与游牧骑兵的野战中拥有绝对的统治力。

        实际上在这个时代的前后百年之间,东欧历史上有个非常特别的词,叫小蒙古入侵时代。

        小蒙古说的就是卫拉特,某种程度上东欧骑兵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强势起来,便是受到了卫拉特人的启发。

        这一时期,卫拉特骑兵在野战中对阵东欧亲戚,胜率高于百分之九十。

        奥秘就两条,简单到滑稽。

        第一,大量装备布面铁甲;第二,人人持握长矛。

        这个时代的骑兵,长兵器多半仅存在于铠装骑兵手中,轻骑为保存战斗力,会携带弓箭、火枪与马刀或剑,尽量避免肉搏。

        而卫拉特在与蒙古的长久斗争中,面对相同的弓、相同的马、相同的战法,总结出一套行之有效的血本战术。

        既然战斗往往以曼古歹射击、找到缺口用肉搏骑兵集中突击,撕开阵型驱散敌军来决定胜负,那么为何不给轻骑也带几根长矛?

        就形成了刘承宗在青海,与卫拉特联军战斗时中看见的那样。

        卫拉特有很多装备简陋的游牧骑兵,全身上下一件皮袄、带一杆或几杆长矛,矛头还有很多只是用牛角和燧石做的,甚至最贫穷的牧民骑兵只是把木杆子削尖了,放在火上烤一烤就上了战场。

        但就是这么简单而高效的战术,让他们在北高加索的鏖战中把诺盖人、哥萨克、波兰人的骑兵碾碎;打得黑海草原上的克里木汗国求和不成。

        战场上几个躲在士兵身后的贵族罐头,根本无法阻拦前排士兵统统被一矛戳死后的溃散。

        实际上面对卫拉特的简陋长矛,铁皮罐头也不管用,不论是奥斯曼的帕夏还是克里木汗国的哈剌赤,敢挡在卫拉特骑兵面前,就只有挨捅的死路一条。

        以至于在这一时期的俄国文字,一度直接简单明了地把卫拉特骑兵称作长矛。

        能对付长矛的,唯有木垒。

        但是在今天的托木斯克,木垒也没法保护任何人。

        站在城内制高点的督军伊万很快看出端倪,战场上的局面不对劲。

        城外有数以千计的骑兵,那些以骠骑队形的骑兵来回飘荡,令堡寨棚楼箭如雨下,但其实并未造成什么伤亡与损失。

        反倒是围城军队当中的两个操作火炮和火枪的小队,尽管人数少得可怜,却使用火枪对棚楼和栅墙持续射击,是战斗中真正的杀手。

        他们的火器威力巨大且令人生畏。

        依靠卫拉特骑兵的掩护,手持飞礞炮的步兵能把战线推进至外层木桩倒刺附近,将圆柱炮弹投射至内层炮台附近。

        哥萨克炮手没见过这种小型榴弹,驻守炮台的士兵在最初的交锋中差点被一颗炮弹团灭。

        即使后来有了经验,这种弧形弹道的抛射炮弹依然使围墙后的哥萨克枪炮手士气低迷。

        而漫天乱飞的火箭更是把两道围墙之间的鞑靼士兵吓得哭爹喊娘,甚至一度想要撤进内城,放弃据守堡墙。

        全靠内城里的射击军拿长斧火枪逼着,才让他们坚守阵地。

        好在围攻的火力虽然迅猛,但这些怪模怪样的契丹士兵辎重有限,那种威力巨大的火箭仅仅放了几个齐射,就没了声息。

        城外全靠四门小野炮交替轰击寨墙,轰了半个时辰,堡内守军才找到射击间隙,用更多的小炮把他们压出堡墙外二百步的有效范围。

        狮子炮超出这个距离倒是还能打,只不过无法平射,较轻的炮弹在下坠的弹道里没有太大威力,恐怖的围城军队很快留下漫天箭雨,拉走几十名中箭中弹的伤兵,渐渐向南撤退至安全距离。

        托木斯克堡内同样也在清点伤亡,情况跟城外差不多,不同之处在于城内阵亡更多,更加惨烈。

        城外除了几个倒霉蛋被炮弹直接命中,更多人只是被弓箭射伤,比较令人心疼的是被打死了十几匹战马。

        而城内遭受箭创的士兵并不多,基本上都是炮杀,而且死状相当难看。

        元帅军的火器在对付木墙后的敌人这方面,有很强的针对性。

        狮子炮其实震慑力非常有限,但抬枪打的是铅弹,打穿木墙也会被原木纤维切成几根甚至十几根铅针,崩到几个人身上还好,无非是添了几个伤员,可如果打在一个人身上,当场就是乱箭穿身,根本救不回来。

        飞礞炮和火箭就更可恶了,没炸响也就吓一跳,炸响就是一片铅子,关键人都被打成筛子了还很难干净利落的死掉。

        直到楚琥尔撤围,这边都下营造饭了,那边堡子里的哭嚎声还能在西伯利亚上空传出好远。

        尽管双方都付出了代价,但在清点伤亡时,看着己方士兵惨状,双方指挥官都不自觉露出了不合时宜的笑容。

        城内的督军伊万看见数以千计的敌军如潮水般退去,自然如释重负。

        在楚琥尔营攻势最凶的时候,他一度以为自己今天就要死在这座堡垒了。

        劫后余生,伊万不禁对自己的胆小感到好笑,他确实被楚琥尔营的火药吓住了。

        对,不是兵器,那些兵器确实很怪异、很厉害,但还不至于把沙俄在西伯利亚的军事长官之一吓倒。

        他是被火药量吓到了。

        当楚琥尔营撤围,伊万下达的第一道命令并不是看顾伤兵,而是让武装侍从飞快地给他捡回来一具没炸的火箭。

        他不清楚这玩意的原理,但大概能猜出来,往筒子里灌了土,能灌七斤,再加上爆药,至少八斤。

        单是这玩意,城外的围城军队就打了三四十具,抬枪和飞礞炮,再加上四门小炮持续半个时辰的轰击消耗,短暂的围攻,打空了一千斤火药。

        这是什么概念?

        沙俄对远征西伯利亚的官员、士兵待遇非常丰厚,一座堡垒的步兵总长能拿到二十卢布的年薪。

        这年头卢布是一种银条,大概重一两八钱,约等于两个半德国塔勒,既能买一张紫貂皮,也能在普鲁士的维尔茨堡买到一杆旧火枪。

        也就是说一个步兵总长的年薪,找书苑    www.zm    能买八杆旧火枪。

        然而同样是二十卢布,却只能买到五十斤火药,枪炮弹还要另算。

        这东西在欧洲,几乎是所有军械中最贵的东西。

        通常来说在西伯利亚,远征队人人配枪,一百斤火药,是一个配备单门铁炮的百人远征队的全部枪炮药辎重。

        在开战前,整个托木斯克堡里的火药存量都没有一千斤。

        这场战斗,伊万回莫斯科都能吹半辈子,爷顶着一千斤火药的攻势活下来了。

        而在城外,周日强和楚琥尔也笑得很开心。

        因为王进忠所统率的百总大队,对托木斯克的试探性进攻非常成功,守军虽有坚堡据守,人多枪多,火力上却基本与他们持平。

        甚至还因为抬枪和飞礞这种单兵小炮的存在,还能隐隐将守军压制。

        周日强看着楚琥尔摩拳擦掌:“天军撤围,城内斡鲁思军兵必疑我师弹尽药绝,今夜多半要来踹营!”

        楚琥尔却不看好这种猜测,缓缓摇头,操着生硬汉话道:“他们不敢,与我野战。”

        周日强楞了一下,随即摆手道:“他们不敢无妨,有人敢,天军围攻城堡,周遭山寨水寨必发援军,这几日,将军便引马军围点打援,将其援军统统剿灭。”

        说罢,周日强鼻子重重喘着粗气,目光灼灼地看向堡垒,抬手抻了抻袖子,两手插在腰间革带,道:“待大将军亲率船队携枪炮神箭一应火器前来,定下大局,我大元帅府北疆边界便可再进一千五百里!”

        “托木斯克?哼,泰萌卫,意为祥瑞萌发,生生不息之地也!”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