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云烟神帝在线阅读 - 第六百零五章 杜家家主

第六百零五章 杜家家主

        离开星明洞之后,云烟一路向东前行,途经烈焰城的时候,他忽然回想起自己曾经在夜之大陆上答应过杜明阳一件事情。

        于是,云烟稍作停留,并改头换面扮作一个中年富商,大摇大摆地进入了烈焰城。

        这座久负盛名的城堡气势恢宏,每一寸土地上都充满了力量与生命,犹如一头熊熊燃烧的火焰巨兽,盘踞在天空之城东南的交界地带。

        城内街道宽阔,两侧的建筑巍峨壮观,并且都以火焰形状雕琢而成,尤其是屋顶上的橙色焰火图腾,与天空的烈日交相辉映,具有鲜明的地域特征。

        云烟在城内几经打听,也没有人知道杜明阳到底是谁,看来想找到他的家人并不容易。

        可是云烟不能在这里停留太久,一方面是为了避免与烈焰城发生摩擦,另一方面云烟也想尽快前往迷离之海。

        不过既然是他答应过的事情,那云烟总得完成这个承诺,只是他忽然觉得为了一个死人还要信守诺言,自己好像活得很累,但这又能怪谁呢。

        因此,云烟无奈之下在城中的商行一次性寄售了上百件低阶法器与数十种三阶中品丹药,根据他的推测,杜明阳的家人恐怕只有这样的经济实力。

        当然,这样大海捞针的方法短时间内很难找到杜明阳的家人,所以,云烟在这数百件法器上都刻下了一个“杜”字标签,而他则在附近的客栈中静待佳音。

        果然不出云烟所料,三天之后便有一个仆人找上门来,他自称是杜家的管事,特邀云烟到杜家府上走一趟。

        云烟问清状况之后便跟着管家去了杜家府邸,这是一座相当不错的宅院,虽然不及烈焰城的豪门权贵,但也算得上大家望族。

        等到他们进入正厅之后,只见主位上坐着一个衣着华贵的美妇人,看样子她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而另一边则是一位相貌俊朗的青年人。

        云烟仔细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之后说道。

        “不知夫人找我有何见教。”

        只见那个美妇人放下手中的茶杯,转头看向云烟笑道。

        “请恕奴家冒昧,我想知道大师寄售在商行里的法器到底是怎么回事?”

        云烟一听疑惑地问道。

        “什么怎么回事?”

        “就是大师为何要在所有法器上都刻下标识,这个标识有什么涵义吗?”

        “哦,原来夫人说的是这个,没错,因为我的名字叫做杜明阳,所以为了能够起到宣传效果,我才将自己的姓氏刻在法器上。”

        听到这话之后,美妇人的脸色大变,只见她难以置信地看着云烟问道。

        “你叫杜明阳?”

        “是的,有什么问题吗?”

        云烟故作镇定,显然当美妇人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她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而云烟为了保险起见,他还要再确定一下。

        于是,云烟接着说道。

        “莫非夫人认得我,可是我十多年前还在下界行走,而且这也是第一次来烈焰城,我对夫人似乎没有什么印象,不知道我们在哪里见过?”

        美妇人闻言不由自主地看了看身旁的青年,然后又对云烟说道。

        “杜大师有所不知,我的上一任道侣与大师同名同姓,只是他在很久以前奉命前往下界办事,从此一去不返,我在烈焰城苦苦守候数十年,却也没有等到他的任何消息。

        直到大约十年前,我被告知他已经身死他乡,于是便为他立了一座衣冠冢,从此我们阴阳两隔,永世不能再相见。”

        这时云烟终于确定了美妇人就是杜明阳的妻子,可是他却将目光转向美妇人身边的青年说道。

        “据说杜明阳只有一个女儿,那这位又是谁?”

        美妇人闻言略感羞愧地答道。

        “不瞒大师,他是我们杜家的新任家主,也就是奴家的现任道侣。”

        “哦,原来如此,不过夫人这样做也无可厚非,作为修行者,对于伴侣的悼念长达十多年之久,也算很不容易了,杜明阳就算知道夫人如今已经另觅新欢,他泉下有知,也会理解夫人的苦衷。”

        云烟的话让美妇人的脸色更加难看,而她身旁的青年这时冷声说道。

        “杜大师请自重,这是我们的家事,阁下务需多言。”

        “呵呵,杜家主说的是,不过夫人既然请我到府上来,想必她一定有什么事情,我说得对吧?”

        见云烟把目光转向自己,美妇人权衡再三之后点头答道。

        “没错,我之所以请大师前来,一则是为了搞清楚刻字的事情,另外我还想请大师帮我一个忙。”

        青年闻言立刻插嘴道。

        “你还不想放弃吗?”

        听到这话的美妇人脸上露出一丝痛苦的神情,只听她语气忧伤地答道。

        “欢儿已经沉睡数载,我实在不忍心看她就此陨落,况且欢儿是他唯一的血脉,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让大师看看。”

        然而,青年这时却有些不悦地说道。

        “我们这几年来已经找过不下数十位药师为她治疗,可是都一无所获,这可能就是她的命数,你又何必如此执着呢。”

        美妇人见状微微叹道。

        “我也知道欢儿的病很难治愈,但是看着她就这样继续忍受煎熬,我实在过意不去,要不我们就再试一次吧。”

        从美妇人的言语之中,不难听出她对女儿是万般不舍,可是她似乎又不得不顾忌青年的态度,正当她陷入两难之际,云烟忽然开口道。

        “夫人所说的欢儿应该就是你与杜明阳的女儿对吧?”

        云烟原本只是想确定一下自己的猜测,但是当美妇人听到这句话后,她的脸上忽然出现了一抹怪异的神情。

        云烟这时立刻反应过来,只见他顿时有些尴尬地解释道。

        “在下不是有意隐瞒夫人,其实我并不叫杜明阳。”

        美妇人和青年闻言都是一愣,随后青年冷声问道。

        “那你究竟是谁?”

        云烟随即淡然答道。

        “我叫云烟,十多年前去过一趟夜之大陆,期间曾与杜明阳有过一面之缘,后来我在他的帮助下逃过一劫,所以我承诺替他办一件事情。”

        美妇人一听立即问道。

        “他还活着?”

        只见云烟摇了摇头说道。

        “很遗憾,他没能逃出那座地宫。”

        “他既然能帮你逃出去,自己又怎么会死在那里?”

        “你说得没错,正是因为他帮我逃出了地宫,所以他自己才必须留在那里。”

        美妇人这时忽然怒道。

        “该不会是你把他杀了,然后才得以脱身吧!”

        云烟闻言坦然答道。

        “实不相瞒,我当时的确是奉命去杀他的,相信夫人应该也很清楚,杜明阳到下界大陆究竟是去做什么,而我当年受人胁迫,前往夜之大陆调查隐秘交易的事情。

        机缘凑巧之下,我发现杜明阳正是一切背后的主谋,可是当我见到他的时候,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尘埃落定,最终我们只好达成协议,他帮我离开地宫,我帮他带一件东西给他的女儿。”

        听了云烟的解释,美妇人饱含热泪说道。

        “请恕奴家无礼,只因为我心中对他亏欠太多,所以才冒犯了大师。”

        云烟随即摇头笑道。

        “无妨,既然已经找到你们了,那我也可以完成自己的诺言,只是夫人刚才说令爱身患重病,日夜煎熬,这是怎么回事?”

        美妇人面带忧容答道。

        “是这样的,小女杜欢原本修行顺利,境界稳定,可是不知怎的,她在五年前突然走火入魔,从那以后,她便卧床不起,日夜饱受魂海撕裂的折磨。

        我们前前后后为她找来多位丹药大师,可没有一人能够解除小女的痛苦,如今云大师既然精通丹道,不知道能否为小女探查一番,如果大师能够帮助小女的话,我们定当重谢。”

        云烟想了想答道。

        “既然多位丹药大师都束手无策,想来令爱的伤势非比寻常,我倒是可以帮她看看,但是你也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美妇人闻言缓缓点头答道。

        “只要大师肯出手,奴家就心满意足了。”

        “那好吧,请夫人带路。”

        美妇人见状连连点头,并准备带云烟去杜欢的闺房,可是一旁的青年却将他们拦住并对美妇人说道。

        “我们都还不清楚他的底细,怎么能让他轻易给欢儿探查,何况他要进入欢儿的闺房,你至少先去帮她收拾一下,免得失礼,待我询问过云大师基本药理之后,再带他来给欢儿治疗如何?”

        美妇人一听觉得有道理,毕竟让云烟就这样直接进入杜欢的闺房的确有些唐突,于是,她向云烟屈膝行礼道。

        “那就请云大师稍后,我先去帮欢儿收拾一下。”

        云烟点头笑道。

        “夫人请便。”

        等到美妇人离开之后,青年人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而云烟则故意装做没有看见,并笑着说道。

        “不知杜家主想要如何询问在下有关药理的东西?”

        然而,青年这时沉声说道。

        “你真的叫云烟?”

        “是的,如假包换。”

        “那你和杜明阳到底是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如果非要说的话,我们顶多算是合作伙伴,不过这样的合作关系到我将东西交给杜欢为止。”

        “什么东西?”

        “是一件储物珍宝。”

        青年闻言伸手说道。

        “那你将宝物交给我就可以离开了。”

        云烟一听摇头叹道。

        “这恐怕不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